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前任来袭李靖江小溪 > 126.魏鏦
 
我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转着,要么怎么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呢,钱到用时方恨少,这时候,谁能给我点钱,我说不定就跟着走了。

结果,就在这时候,送钱的来了。

门口悬挂的风铃铃铃作响,太稀罕了,在我们全员到齐的情况下,来的会是谁呢?毕竟门口竖着的“暂停营业”标志那么大个,不会有人没看见就这么直愣愣地闯进来了吧。

顺声望去,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年纪嘛,十八九岁,反正铁定比我年轻,他没有穿着什么上万元的西服,或者戴着闪瞎眼睛的大金表大钻表,没有张口贬损,或颐指气使,但往那里一站,不知不觉地散发着一种贵气。

咄咄逼人的贵气,而非风度翩翩的贵气。

“您有什么事?”我问那人。

那人挑起一个笑,眼神直接穿透我,落在我身后的魏铮身上:“大哥。”

大哥?是有血缘关系那种大哥,还是有直属关系的那种大哥啊?

我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那人也没铺垫,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你上午回家,又和爸闹了个不欢而散,妈让我来看看你,”说到这里,他故作淡漠地打量了一下闲情偶寄,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这就是你所谓的做生意?这什么破地方啊?遭了灾?就是不遭灾看着也不怎么样啊。”

魏铮没有被那人漫不经心的态度撩拨,他只严肃地看着那人,用教训的语气说:“你来了怎么也不叫人啊?没有礼貌。”

那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气势整个弱了下来,瞪着眼看着魏铮,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听这话音儿,这两个人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彼此间的关系好似不怎么融洽。我惊讶地看着那人,又看了看魏铮,心里觉得奇怪,如果是同一棵树上结出的果子,那我第一次见到魏铮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有什么“贵气”跑出来啊。

还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这方面我没什么经验,我爸妈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个好,所以我没有兄弟姐妹。自然没有体会过这种平辈儿弟兄之间的关系。

“这是我朋友李靖,你叫他李哥,这是黄曦,叫黄曦姐,这是小路,叫路哥,”魏铮一个一个给他弟弟做了介绍,手把手的,简直像在教导小孩子,等都介绍完了,最后才对我们大家说道,“这是我弟弟,魏鏦(同音‘聪’)。”

介绍完后,魏铮又对魏鏦实施了二段击:“还有,别人你不认识,不招呼,虽然是够没礼貌的了,但也情有可原。可你看见你嫂子,怎么也不知道招呼一声?难道她你也不认识?家教都哪去了?还给保姆了吗?”

“她——”魏鏦梗着脖子,刚想说些什么,接触到魏铮的目光之后,悻悻地住了口,不情不愿地叫了江小溪一声“嫂子”。

江小溪也是个硬气的,直接摆手道:“免了吧,你叫的不情愿,我还不乐意听呢,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这种正面直怼又一次对魏鏦造成了暴击,这孩子气鼓鼓的样子,从魏铮开始说话就没变过,刚到店里来时那种等着看笑话的幸灾乐祸早就无影无踪了。

“妈让你来看我,你也看过了,回去可以交差了,你走吧,玩去吧。”魏铮甚至没等他弟弟有机会重振旗鼓,直接下了逐客令。我在一边听了,差点笑出声来,看不出来啊,魏铮还挺有做大哥的风范的,这几句话把他小弟压制的,根本抬不起头啊。

“你怎么说话呢?谁是来玩的啊!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已经十八岁了,早就不是小孩了!”魏鏦说到这里,突然像想到了自己其实有秘密武器一样,重新有恃无恐起来,“你账号多少?需要多少?要是不多,我自己就帮你抹平了,要是太多,妈给了我她的白金卡,先刷着呗。”

这几句话大有深意,这套路,不就是传说中的“我是富家子弟,我要拿钱砸死你”吗?想不到啊,有生之年竟然能让我赶上一次,虽然不是要砸我吧,但总算可以近距离围观了。

从一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时代的变化,以前的影视剧要是演到相关的场景,富家子啊,有钱恶毒的婆婆通常都会拍过来一张金额是一百万元(上下)的钞票,或者打开随身携带的手提箱,里面排满了摞得整整齐齐的一沓子一沓子的现金。

现在呢,都是转账,甚至魏鏦下一秒问“你支付宝账号是多少”我都不会奇怪了。虽然方便了不少,但是总归没有一箱子钱有视觉冲击啊。想想要是他拿出一箱子粉票子,让人看了多眼热啊,多心热啊。

“不用了,你回去和妈说一声,我不需要她的钱。”

只不过,我在一边怎么入戏,怎么心热都没有用,这一幕真正的男主角是魏铮,他则是个富贵不能淫的,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金钱的诱惑。

“你和爸对着干,你不要他的钱,怎么妈的钱你也不要啊?你这么清高,回家干什么,不就是要钱去的吗?”魏鏦不屑地说。

“是借钱去的。”魏铮面无表情地纠正。

“借钱?就你们这种合伙……连合伙企业都够不上,就是个作坊,借钱能借到爸跟前去?你还不是仗着是爸的儿子?真那么有骨气,别借啊!”魏鏦撇嘴。

“你说得对,所以我回来了。”魏铮继续面无表情,好像他弟弟无论说什么,他都无所谓一样。

魏鏦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咂了一声,一而再再而三,拳头像是砸在了棉花上,他心里肯定不爽,于是转移目标,转向江小溪:“给你也一样,喂,你账号是多少?”

魏铮一听这声“喂”,脸色立刻一沉,虎着脸说:“跟谁耍横呢?”

本以为江小溪会夫唱妇随,大义凛然地拒绝掉这种施舍,但谁知她眨了眨眼睛,伸手拍了拍魏铮,以作安抚,而后对着魏鏦甜甜地笑道:“好啊,那就谢谢你了。”

魏鏦听了这话,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懒洋洋地说:“账号?”

“我只有支付宝行不行?”江小溪问。

“麻烦——”魏鏦不耐烦,但还是拿出手机准备记。

这一系列举动就在我们几个眼前发生着,一时间,我也好,黄曦和小路也好,连个路人甲都算不上了,我们就像这部戏里面的树或石头或云彩,完全没了存在感。

我们插不上话也就罢了,居然连魏铮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弟弟和他的妻子。落在魏鏦眼里,大概会认为他默认了吧。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又有谁能不折腰。

可依照我对这两口子的了解,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你记一下啊,”江小溪笑了笑,接着飞快说道,“s,h,a,b,i,g,u,n,d,a,n,@163.com。”

她还没拼完,我已经要笑出声了,忙拼命忍住。

“这什么单词啊?”魏鏦边记边表示鄙视,“你到底学没学过英语啊,虽然你是不知道哪里的野鸡大学毕业的吧,也不至于文盲到这种地步啊。还是你从别的语言里面随便找了两个单词想显得有学问一点?”他说到这里,试图吐字归音,“sha-big-undan,shab-igun-dan,sha……”

黄曦实在憋不住了,咯咯笑出声。魏鏦突然之间福至心灵,怒气十足地戟指江小溪:“你!”

“我怎么了?”江小溪丝毫不惧,拨开险些戳到她脸上的指头,指着门口说,“我老公说了让你回家,小弟弟,听哥哥的话吧。”说到这里,她对着魏鏦无声地说了句‘傻x滚蛋’。

“你就这么看着这个没素质的女人侮辱你弟弟啊?”魏鏦见江小溪一副混不吝的模样,愤怒的怒火又转头投掷给了魏铮。

魏铮皱了皱眉头:“你这是在向我告状吗?”他啧了一声,“从小就是个爱打小报告的,长大了还是这样。我建议你呢,回家和爸爸还有妈妈打小报告去,就说我这个当大哥的欺负你了,把你欺负的都快哭了。你放心,爸如果骂我,我一句话也不会为自己分辨的。”

“你——不务正业,不孝,没出息——”

魏鏦的用词越听越不像话,好像他不再是魏铮的弟弟,而是化身成了他们的父亲,这幅老子训斥儿子的场景是怎么个意思?难道魏铮的父亲见天儿就和他说这个吗?如果是这样,怪不得魏铮不愿意回家。

“娶了个乱七八糟的女人,丢我们的脸,你们两个都在丢我们魏家的脸——啊,你干什么!”

魏鏦话音未落,魏铮已经一个箭步逼了上去,一把拎起他的脖颈,跟拎小鸡似的把他丢了出去,反手关上了店门。

“干得漂亮!”江小溪挥着小拳头,“你这个弟弟我看不顺眼很久了,要不是他年纪小,我揍他让我觉得胜之不武,我早就自己动手了!”她说着,跑到门边,隔着门向外面说,“小屁孩儿,回家吧,那些不干不净的话少学点,讲文明懂礼貌。而且,那都是什么年代的台词了,你听着像个老头子,土死了。”

我一头黑线,江小溪让人说话讲文明懂礼貌,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啊?她有这个立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