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前任来袭李靖江小溪 > 066
 
“什么叫至于?什么叫不至于?我觉得至于就至于,”被这句话捅了马蜂窝,江小溪严肃认真地发起了立论,“我老公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人,如果经不起考验,我以后还怎么信任他?”

“可他没有经不起考验啊,”想到她的作为,我还是忍不住有点生气,气她把好好的生活往坏里作,“反而是你,钓鱼执法,没事找事,你知不知道连警察钓鱼执法都是违法的,你以为你是隋文帝啊!这种不道德,不明智,不靠谱的主意,你到底图什么啊!”

这番振聋发聩的呼声话音刚落,仿佛是在回应我说的话一样,江小溪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头雾水地掏出来看,几秒钟后,脸色阴沉地按了屏幕几下。

又过了大概三分钟时间,她忽然呸了一声,把手机狠狠扔在沙发上,咚一声闷响。

“怎么了?”曹语戎吓了一跳,“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了?可不出事了!我瞎了眼,行了吧!”江小溪恨恨说。

曹语戎好笑的拍了拍江小溪的头,亲昵地拦阻道:“不许瞎说,”她笑得很轻松,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样子,目光一错瞥到了江小溪的手机屏幕,脸色猛然就变了,“谁给你发微信了?”

江小溪紧绷着嘴不说话,被问得顶不住了,才甩手说道:“你自己看吧!”

曹语戎拿起手机的表情像是拿起了一个定时炸弹,好似在挣扎到底要不要看,可最后还是忍不住不看,对着屏幕掠了几眼。

我在一旁抻着脖子,心痒痒的,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也不说边看边念的,一点也不顾及身边人的感受,眼见得她秀美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渐渐红居多,气得发红,最后呸了一声:“真不要脸!”

“怎么了?是谁啊?”我问了两句,又去看江小溪,“我能看看吗?”

江小溪快速地点了几下头,难得的没有说话,就跟力气被抽干了一样。

我从曹语戎手里接过了手机,看了没两句心里就跟明镜儿似的了,怪不得江小溪气成这样呢,情敌都明火执仗地打上门了,如此侵门踏户,她这个暴脾气能忍得了?

不过话说回来,柳洁的措词真是不敢恭维,什么话都敢说哈,什么细节都往外倒,连魏铮和她之前的一些亲密的细节都一五一十讲给江小溪听,我眼角一跳,觉得自己看到不少不该看的,实在辣眼睛。

当然除了那些辣眼睛的细节,柳洁发来的微信中不乏有一些他们以前怎么相爱,怎么有共同的理想,怎么在精神层面上有交流的“真爱”论,如此滔滔不绝,条理分明,明显是提前打好了腹稿。看来柳洁也不傻,觉察出了不对劲,魏铮到底没糊弄住她,反倒被她顺藤摸瓜,摸到了江小溪这里。

“再怎么喜欢也得有个限度啊!”

耳边响起一个愤愤不平的声音,我没有抬头,而是又读了一遍柳洁发来的话,得出和曹语戎看法不同的结论。我看不出来柳洁有多喜欢魏铮,真喜欢当年就不会抛下他了。不过是不甘心吧,不甘心前任离了自己,小日子还是那么红火,该工作工作,该结婚结婚。

只是这不是一般的不甘心,她在魏铮明显不待见她的前提下,还能做到不抛弃不放弃,拐弯抹角找到江小溪头上,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啊?这是典型的,别人的幸福就是她痛苦的来源,别人的难过就是她搅局的动力啊。

正因如此,我才更有义务提醒江小溪:“她发这些东西正好证明了我的观点,这件事只是柳洁一个人虎视眈眈罢了,你想啊,她要是拿得下魏铮,她现在给你发这些有的没的骚扰你干什么?明显魏铮那边她无法攻克,所以才曲线救国找上你的啊。”

“嗯嗯,李靖说得有道理,”曹语戎帮腔道,“小溪姐,你别想太多了。”

我们两个一唱一和的安慰着江小溪,但是世上的事有时就是那么操蛋,我们正说的天花乱坠的时候,好死不死江小溪的手机又响了,我顺势瞄了一眼,手忙脚乱的就要把新微信删除,但是这种此地无银的行为正好适得其反,江小溪蹭一下从沙发上弹起,眼明手快地从我手里抢走手机。

“好啊!好啊!真精彩啊!”

江小溪盯着屏幕咬牙切齿,目光喷火简直要把手机烧出个洞来,看这架势,我估计这会谁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魏铮的厨艺怎么就那么好呢,到底哪里学来的,一个大男人,又不是新东方或蓝翔出身,又不是灶王爷下凡,”江小溪斗鸡一样,蜷缩在沙发里蓄势待发,“原来他当年是为了他前女友才去学厨的!合着我这么长时间都在人家肥好的地里种庄稼!还自以为收成好是种子好的缘故!他妈的太傻了!”

我听得一头黑线,所以,在这个语境里面,魏铮是“地”是吧。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管水是怎么肥的干什么,没流到别家的田不就行了。”曹语戎很是淡定地接口。

真是一头黑线未平,一头黑线又起啊,语戎说话也不客气啊。我忍不住插话:“你要是一一追究年轻时的技艺是怎么来的,那就没个头儿了,你身上就一点前男友的影子都没有?你为什么爱打游戏,不是前男友教的吗?”

“女人就不能爱玩游戏了?你这是性别歧视!”江小溪控诉过后,突然安静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柳洁的微信相面似的又看了一遍,忽而苦笑一声。

情绪几番大起大落,饶是江小溪一向斗志盎然,不比常人,这会也好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干瘪下来,她叹了几口气,认认真真地问我说:“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三个在演唱会碰见陆蔓那次,魏铮是怎么和她说的?”

陆蔓这两个字简直像是顺着我脖颈子倒进去的冰碴子,我偷眼去看曹语戎的反应,就见她神色平静无波,只专心致志兼好奇的望着我,见我看她,催我说道:“看我干什么?你记得就说记得,不记得就说不记得呗。”

“……不记得。”

“当时陆蔓走了又回来,我为了给你找场子,编瞎话骗她说你有女朋友了,你当时说你女朋友叫什么?”江小溪像是跟着频死动物的秃鹫,叼住了就不撒嘴。

这让我怎么说?曹语戎就在旁边啊!我在心里狂吼,不停从眼中放射出逼人的光,企图打动江小溪,让她把这页掀过去,但始终无果。

“叫……曹曹。”我低声说。

曹语戎“啊”了一声,双颊飞起两团红云,但很快就黯淡下去了,摇了摇江小溪的胳膊,无奈地说:“你什么意思啊?”

“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江小溪长长地出了口气,“只是想顺便让你知道,李靖从多早就对你起了好感,他绝对不是想耍你玩儿的,”她瞥了我一眼,欲说还休,“我是不知道陆蔓跟他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居然能让他动摇,但……离离,买卖不成仁义在,你别恨他,他绝对绝对不是成心伤害你的。”

都这会儿了,江小溪她,还在替我洗白?我一时间整个脑袋都空了,甚至顾不得去看语戎的反应,只呆愣愣地看着她。

“你还记不记得,你说了这么二的名字之后,魏铮是怎么帮你找补的?”江小溪才不管我感不感动,一问到底,跟打破砂锅似的。

她这么一句句的问,我也隐约觉出这个答案大概就是她不淡定的缘由,忙又一次仔细回想,按说这么久之前的事了,大抵应该记不得,但魏铮当时的理由还挺巧妙的,而且是在陆蔓面前帮我保住了面子,所以我印象深刻。

“他说……我女朋友名叫曹洁,叫洁洁不好听,听着像姐姐,所以叫曹曹,”我福至心灵,惊讶地看着江小溪,“难道魏铮以前管柳洁叫……”

“她就叫柳柳,你有没有仔细看她的头像和名字啊,这不写着呢吗?”江小溪提溜着手机在我面前要死不活地悠了几下,她面无表情,眼神鄙视的不行,“这绝对不是巧合,看来魏铮以前就这么叫她。”

“好笑吧。我才知道,难怪当时反应这么快,这是有生活啊!”江小溪说到这里,气不过似的踹了空气两脚,“亏我当时还表扬他聪明,真是白瞎了!合着是和前女友的‘小秘密’啊,恶不恶心!”

“小溪,你太敏感了吧,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以为然,转头去看曹语戎的反应,见她嘴角直抽抽,也做鄙视状,连忙问道,“你也觉得这事很严重?”

曹语戎想了想,勉强提起嘴角:“反正不能细琢磨,”她转向江小溪,“其实很多东西都经不起事后推敲的,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问题这些太多代表我不了解的他啊,代表认识我之前的他,”江小溪苦恼的捧着脸,五官缩成一团,“我才发现,我还没有他前女友了解他,远远没有!我们可是夫妻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