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前任来袭李靖江小溪 > 041.隔着遥远的通话
 
“不会的柳姐,我保证不会的,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柳洁一语未毕,恨天高已经分外慌张起来了,连连下着保证。

“机会不是人家给的,是自己争取来的,”柳洁冷淡地说,她用眼角看了恨天高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门口排队,占个好位置。”

“哦,哦。”恨天高扯下耳机,随手掖进包里,快步向着Prada的店面冲了过去。看着她飞快消失的背影,我算是明白她在机场里的步速是怎么练出来的了。

“魏铮,这是你朋友吗?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啊?”

柳洁再开口说话时,就像变了一个人,她对着我主动伸出了手,露出得体友好的微笑:“你好,我是魏铮的老朋友,我叫柳洁。你叫我小柳或柳柳都可以。”

“你好,柳……柳,”我嘴角抽搐,干笑着,“我叫李靖。”

柳洁看我不太热情的样子,面上闪过一丝失落,目光闪烁两下后笑着问道:“你们是来旅游的,还是来出差的?你们现在住在哪个城市啊?要在德国待多久啊?”

“你毕业了吗?”魏铮没有回答她的一系列问话,而是发问。

“没有,”柳洁面色一僵,语速飞快地说道,“你都不知道,这边的学校有多变态,分数给的超低的,我为了毕业时候的最终平均分好看一点,一直忙着刷分呢。”

“你都来四年多了,入学都三年多了,去年就该毕业的。”魏铮一点也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毫不留情的捅破了她的现状。

柳洁的脸色更难看了:“魏铮,德国学业有多难你根本就想象不到,你连来都没来,有什么立场这么说?”

魏铮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很难,要花费很多精力,”他扫了一眼柳洁的穿戴,“那你还有心思做代购?”

“我做代购怎么了?我在这边不得花钱的?我赚点生活费怎么了?”柳洁紧紧抿着嘴唇,“我没偷没抢的,赚钱我心安理得。”

“生活费?”魏铮哼笑一声,“就你手上那个包,起码一千多欧,够两个月的生活费了吧。”

柳洁被他话中的冷意“烫”了一下,不自觉地拢紧了她臂上挎着的小包。我一听那么个连手机都装不下的东西,居然价值一万多块钱,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可一时又觉得人家要是用得起,用了也没什么,魏铮不至于为这点事生气啊。

下一刻我又觉得是我眼花看错了,魏铮并没有丝毫动气的样子,反而带着些兴奋的和她说起话来。

“没想到你现在混得这么好,正好,我正想给我媳妇带一个这样子的包回去,你这个在哪里买的?有没有差不多但是便宜点的款式?”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包,露出些微不好意思的笑意,“我现在挣得也不多,太贵的买不起。”

“你,你结婚了?”柳洁失声道,略带不满的话脱口而出,“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今年年中的时候,也没大办,就摆了几桌,你是不在国内,你要是在,肯定会发贴子给你的。”魏铮笑着说道,笑容客气又疏离。

柳洁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脸上的笑容险些撑不住,她嗫嚅着说道:“那也可以告诉我一声啊,”顿了顿,重拾河山,“我也好包个大点的红包给你。”

“太客气了,都是老同学了,不用了。”

“你不是说想买包吗?不如一起去Prada转转啊,”柳洁带着回忆的笑容,亲昵地挖苦着魏铮道,“你那个品味啊,我真替你太太担心,干脆我帮你挑好了。”

“这样啊……”

看见魏铮沉吟,柳洁的眼睛亮了亮,还没等她再说点什么,魏铮双手一摊:“这边都有什么牌子?”

“Burberry,Gucci,JimmyChoo,Longines,Prada……”柳洁微微一愣,紧接着如数家珍地报了一大串说不清楚是英文还是法文意大利文的品牌,有的我知道,有的则从没听过。

我相信魏铮和我一样懵逼,但他愣是能装出熟门熟路的样子,搓着下巴琢磨,最后无奈一笑:“你不知道,我媳妇挑的很,只喜欢一个牌子,好多年了,从没变过,不过不是你说的那些。”

“这样啊,”柳洁脸色微变,“那你回头联系我,想要什么牌子都可以找我帮你买,给你最低价。”

“好的好的。”魏铮笑眯眯地应声是,抓住我的手臂,往前一带,“我们得先走了,还有一大家子人的东西得买呢。”

我被他带得踉跄一步,这才觉出魏铮使了多大的劲儿,甚至能觉出他握住我胳膊的手一直在用力,掐的我有点疼。我忍住疼痛,把手臂抽回来反手抓住他向前走去,他顺着我的力道迈开步子,最终和柳洁擦身而过。他没有说话,也没再回头。

在我第四次偷眼观瞧他的表情时,魏铮终于恢复原状了,他没好气的斜了我一眼,问:“看什么呢,我就这么好看?”

“没什么,你看这件上衣怎么样?”

“你穿?”

“啊对。”

“挺好的。”

“哦。那就这件吧。”

我没有追问他和柳洁的过往,或者再见到旧爱时候的心情,有些伤疤不必揭开。只在经过Prada的店铺时,我注意到魏铮的脚步稍微一停滞,透过明亮的玻璃门,可以清晰得见柳洁捧着大包小包结账的样子。

“走吧,”魏铮最终说道,“再去前面转转。”

周六就这么过去了,周日骤然而至,一早就给我们一个迎头痛击。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去超市采买点食物储备,结果到地方了才惊异的发现,这个小城竟然彻底陷入了静止状态,整条街市没有一间店开门,整条街市没有一个行人。

拜托,今天是星期天啊!是卯足了劲儿逛街的星期天啊!

“小叶,为什么今天超市都不开门的?”

电话那头的叶章楚用大惊小怪的语调说:“德国的商铺周日都是休息的,你们不知道吗?”

不知道这件事有这么难以置信吗,这种语气仿佛是在嗤笑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德国人不知道希特勒似的。

“那我们今天怎么办啊?”我耐着性子问道。

“总有饭馆开门的,你们找一下嘛,或者去问问钱经理,她在这边待的够久了,可能会知道些好去处……”

没等叶章楚说完,我急急忙忙和他道别挂断了电话,好家伙,那么不靠谱的主意,听了都觉得耳朵疼。

二十分钟后,我和魏铮站在香味四溢的圣诞市场里,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这地方简直太美妙了,美得有点不真实,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似的。

这么多吃的啊……

我们一阵狂吃后,一人端了一杯热红酒,边走边喝,酒过半杯后,我停下了脚步,眼前那个摊位上摆满了语戎让我帮她买的木雕烛台,一个个在蜡烛热力的催动下,打着转儿,很有点走马灯的样子。

我怀着略微复杂的心情,挑了一个我觉得最漂亮的,看着那些旋转着的木雕,我突然间生出一股冲动,我想她了,而且我想让她知道,这一刻我正想着她。

受相思驱使的时候,我的脑子是转的很快的,也就三息功夫,就想到一个站得住脚的借口,可以和曹语戎联系。我先拍了几张摊位的照片发给她,接着一个语音邀请发送过去。

“喂?听得见吗?”

“听得见。怎么突然语音了?有事啊?”这是我和她告白后,第一次与她通话,曹语戎这次的语气比机场还要慌乱一些,透着害羞和不自在。可见很多事情不见得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的。

“也没什么事儿,你看见我发给你的那些照片了吗?”我壮着胆子和她说,“我看见这烛台,就想……起你了。”

“啊?哦……”曹语戎的呼吸更加慌乱了,半晌后才小声说道,“我看见了,很漂亮。”

她的声音轻的发飘,我想象着她说这话时候的表情,挣扎了半天,那句“我想你”还是说不出口,可耻地退缩了:“我选了你一个,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不如你告诉我你喜欢哪个,我多买几个给你带回去。”

唉,我对我自己简直恨铁不成钢,太没种了,太……

“漂亮的有好多呢,等我看看啊……”

曹语戎的话让我重新燃起希望,她没有让我傻乎乎的问题悬在空中,没有用冷淡又短促的话敷衍我,而是主动的接了话茬。这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永远那么善解人意,不会让人难堪。

“我喜欢那个螃蟹的。”

就是审美观差了点儿,好吧,不能要求人十全十美。

天知道我废了多大劲,才说出那句“你挑的那个还挺漂亮的,真有眼光”的违心话,曹语戎美滋滋地说了句“是吧”,又问了几句我在这边的情况。在听到我说上错楼进错屋的囧事之后,笑得前仰后合的。

“哈哈,你就庆幸人家没把你当成色狼吧,否则……哼哼。”

那两个哼哼听得我周身一凉,连忙分辨道:“怎么可能啊,我这么正气的人,”当下鼓起勇气腆脸说道,“你还不知道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