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食飨之诗 > 第216章 瓦尔普吉斯之梦(求订阅!)
 
秋日已深,长空寥廓,宛如晶莹的蓝宝石,苍鹰翱翔过天际。

格蕾仰望晴空,感到不可思议的宁静,心底深处有一丝疑虑。

咦?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是在布罗肯山峰接受试炼吗?

格蕾挠了挠头,自己仿佛遗忘了极为重要的事情。

环顾四周,格蕾置身于一片麦浪。

在阳光的映照下,每一根麦秆都结着饱满的麦穗,如黄金般闪烁微光。

微风拂来,金黄色的海洋随风摇曳,发出悦耳的沙沙声响。

格蕾站在麦浪之间,闭目深吸一口心旷神怡的清香,嘴角不自觉流露出微笑。

“回来了?”

熟悉的呼唤声从后方响起。

格蕾惊喜地回头。

在无垠麦浪的中央,伫立着一间小小的木屋,银发少年手里拿着淘米的锅盆,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先洗手,然后就可以开饭了。”

“好耶!”

格蕾奔过金黄色的海洋,高兴道,“我这就来!”

只要看到叶芝,烦恼就仿佛随之飘走。

叶芝虽然经常调侃自己,但格蕾不以为意,反倒会因此而喜悦。

木屋内。

叶芝在炉灶旁生火做饭,手型漂亮,侧脸专注。

格蕾不自觉盯着他的侧脸走神。

只要在叶芝身旁,就会感到宁静。

因为有他在,所以可以不用考虑其他的,每天都能遇到开心的事情。

虽然他总喜欢烹饪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但格蕾觉得叶芝非常厉害,好像什么样的魔兽他都能做成好吃的。

他身上会有迷人的芳香,格蕾问过叶芝,这香气是哪里来的,叶芝开玩笑地说是香料腌入味了。

但格蕾很确信,这薰衣草一般的香气,是叶芝身上独有的,远不是香料味道能够遮掩住的。

“怎么了?”

银发少年瞥了眼坐在桌旁,手撑脸颊,目光走神的格蕾,关心地询问道。

“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吗?”格蕾心不在焉地问道。

“是的。”

“其他的同伴呢?”格蕾低垂眼帘。

“这座家里,只有你和我。”银发少年微笑地说。

格蕾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燃烧的壁炉在她脸上倒映暖光,柴火在火焰中噼啪作响,从锅内飘起的米香,这一切,都让格蕾感到无比宁静。

炉火……实在太温暖了。

小小的木屋,仅有两人居住,对格蕾来说已经足够。

是真是假,格蕾一时间都有些分不太清了,她徐徐呵出一口气,鼓足勇气,望向“叶芝”的眼睛。

那比现实中的叶芝,还要更加温柔,更加体贴,好像就是依据她心中的形象构建而成。

有时候,格蕾觉得叶芝遥远得像是从另一个世界到来,他会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语,又总是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

他像是黑夜一般深邃且神秘,在和他一起在书房,安静看书的时候,格蕾便借着看法典的名义打量着他,觉得他一下子变得非常陌生与遥远,自己仿佛是颗挂在夜幕中微不足道的星辰。

而在这座温暖的小屋里,眼前的“叶芝”伸手就能触碰得到。

这甚至,让格蕾产生一丝迟疑与不安,生怕他会像戳破的泡影迅速消散。

“你怎了?”银发少年仿佛看出格蕾心中所想,坐在格蕾的面前,含笑问道,“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吗?”

格蕾摇了摇头,在这里,她感到非常平静,像被施加魔法一般,连一丝难过的事情都想不起来。

“那就好。”银发少年微微一笑,“你再等一会儿,饭马上就做好了。”

格蕾倏地起身,迅速朝着紧紧闭拢的木门走去,她的身躯不断颤抖着,在搭上门把手的刹那,“叶芝”近乎哀求的语气从背后传来。

“你要回去了吗?”

“我……不能留在这里。”格蕾低着头,紧紧盯着门把手,头也不回地说,“我……有必须要去的地方。”

“留在这里,不好吗?”那声音晓之以情,“在这里,没有危险,也不用害怕,一切都是最温暖的。”

格蕾握在门把手上的手愈发地用力。

同一刻。

在窗户后方,红魔鬼平静的伫立着,面容冰冷,嘴角含着讽刺的微笑。

银槲之剑的第三关,最为困难,因为魔鬼藉由前两关,已经掌握试炼者的内心所想,所要做的,只是在第三关里将这份渴望不断放大。

就连当年的洛林,都没能撑过第三关的考验。

本来,红魔鬼在那时候就该获得自由,可是却被洛林摁着头皮,被迫成为了他的仆从。

想到这里,红魔鬼就气得牙痒痒,好不容易收敛起怒容,注视着神色动摇的格蕾,感叹道:

“这一次,我总算要自由了!”

屋内,格蕾紧紧握住门把手,喃喃自语道:

“我……我不知道。”

“我的脑子很笨,想不来复杂的事情。”格蕾低着头,小声说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已经…挺好的了……”

“留下来吧。”那声音再一次地劝道,“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再战斗,不用再流浪……”

格蕾久久地伫立,握住门把手的手,颓然地松开。

红魔鬼发出一丝如释重负的长叹。

连洛林都无法通过试炼,一个龙裔少女,又怎能轻松过关呢?

整个世上,能通过银槲之剑试炼的,也唯有已经参加过一次试炼的洛林!

“但洛林他妈的连骨灰的都不剩了!哈哈!!”

红魔鬼畅快恣意地狂笑道:“都多少年了,老子总算自由了!!”

然而。

格蕾正要开口说出那句咒语,却发现整座木屋剧烈地开始震颤。

“诶?”格蕾一怔。

嘭!!

木门破碎,格蕾瞳孔一缩,却见一匹八足神驹破门而入!

轰隆隆!!

整座房屋坍塌!

废墟之中。

格蕾勉强地爬起,仰望骑在八足神驹上的黑铠骑士,目露震撼。

“啊,你是那個,那个……”格蕾手指着黑甲骑士,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叫我伯父就行。”狂猎之王淡淡地说。

“啊?!”格蕾吃惊道。

“你、你都做了些什么啊——!!”

痛彻心扉的尖叫声响起。

格蕾循声望去。

红魔鬼跪在废墟前抱头哀嚎,痛不欲生地道:

“我好不容易,就快赢了…你、伱却破坏了试炼!!”

狂猎之王:“那还挺不好意思的。”

猛然间。

红魔鬼扭过头,盯向狂猎之王的眼神满是扭曲与憎恨。

锵!

红魔鬼伸手从虚空中抽出一把幽影剑。

旋即,他冲过废墟,骤然劈向狂猎之王!

“格蕾,你转过身去,快一点。”

“噢噢!”格蕾乖乖转身,背对两人。

面对杀气冲天的红魔鬼,狂猎之王伸手摘下头盔。

扑通!

红魔鬼滑跪十米有余。

膝盖和地面摩擦出火星,掀起飞扬的尘土!

哐当一声,红魔鬼丢掉刀剑,搓手道:

“对不起,主人,我承认我刚刚说话声音是大了些……”

狂猎之王是红魔鬼的主人?格蕾满脸诧异…那他为什么要打断试炼?

想不明白…格蕾摇了摇头,已然恢复清醒,暗道一声好险。

刚才的幻境太凶险了,完全是冲着她的软肋来,感觉就快输掉试炼了!

但被狂猎之王强行打断,这试炼到底算通关了还是失败了?

虽然对狂猎之王的真容感到好奇,但格蕾还是没有转身,听见两人的交谈从背后响起。

“辛苦你看守银槲之剑这么久了,墨菲特,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

“主人,您的意思是……我可以不用再守护这件宝物了?”红魔鬼颤声问道。

“是的,看守这件宝物的任务,从今往后,交到那个龙裔的手里。”狂猎之王道。

“这真是…真是太好了!哈哈,主人,你果真英明神武,连使徒携手都干不死您!”红魔鬼疯狂吹捧。

“哼,把槲寄生给我。”

“好的好的,就在这团光球里,我可不敢碰那玩意儿,沾着就能要人性命!”

马蹄声渐渐靠近,格蕾听见狂猎之王道:“可以转身了。”

格蕾回过头,正好与八足神驹四目相对,仰头看着马背上的男人,犹豫地道:

“您……也是来拿银槲之剑的吗?”

“不。”狂猎之王睥睨道,“我已经丧失了持有这把剑的资格,而你刚才,也差一点,重蹈我的覆辙。”

格蕾微微一怔,想起刚才险些失去神智,旋即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格蕾知道,狂猎之王与叶芝之间存在某种合作。

可是,狂猎之王与她非亲非故,就算要帮也是帮叶芝,怎么会来支援自己?

狂猎之王头盔下的目光,注视着那似曾相识的脸颊,那终究不是伊琳娜。

可是……那时候,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

而现在,轮到自己,帮助拥有相同境遇的义子和儿媳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因为淋过雨,所以要帮别人打伞。”

狂猎之王淡淡地说:“我与叶芝意气相投,帮助你,也只是帮助他获得银槲之剑计划的一部分。”

“原来如此!”格蕾恍然,由衷地道,“谢谢你,狂猎之王!你好温柔!”

狂猎之王闷咳两声,道:

“我只是强行终止了试炼,而银槲之剑的最后一关试炼,还没有结束。”

“我会将银槲之剑放入你的体内,由你带到叶芝身旁,并由他接受最后的考核。”

格蕾想起那难度颇高的试炼,不由为叶芝感到担忧:“可是……”

“相信叶芝吧。”狂猎之王感叹道,“我满怀希望——我以前没能拿起的银槲之剑,能够被他拿起。”

狂猎之王面具下的目光闪烁…我未竟的事业,能由他来达成。

旋即,狂猎之王自黑雾之中取出一颗水晶般的心脏,显露出纯净的龙族气息。

“这颗心脏是,巨龙之心?”格蕾讶然道。

巨龙之心,对于龙裔是极佳的提升材料,不仅能强化他们的体魄,更有概率觉醒‘天赋·龙之心’。

狂猎之王颔首道:“槲寄生之剑,会扎根在宿主的心脏之上,会汲取宿主的心血。”

“你还没有完全得到槲寄生的认可。若没有强大的心脏,你无法支撑到将这把剑带给叶芝的那一刻。”

狂猎之王看向手中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巨龙之心,道:

“仔细想来,这还是我与你第一次正式见面。这颗巨龙的心脏,就当做,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见面礼给这么贵重的东西?!”格蕾震惊,“这不太好吧!”

狂猎之王笑了笑,道:“没什么不好的。”

黑雾笼罩着他手中的巨龙之心逐渐飘起,在一阵璀璨白光的闪耀之下,这颗心脏溶入格蕾的身躯。

格蕾额角流淌冷汗,浑身血液都涌向心脏,消化着这股磅礴的龙族力量,她的脖颈处生出淡淡的黑色鳞片,又逐渐褪去。

轰!

顷刻间,格蕾的灵魂力量冲破桎梏,在巨龙之心的刺激之下,抵达四环范畴!

狂猎之王微微颔首,道:“接下来会更加痛苦,槲寄生会暂时在你的心脏处扎根,务必忍耐住。”

一小团光球缓缓飘向格蕾。

在光球之中,盛有一小节槲寄生…格蕾喃喃道:“就是这样微不起眼的植物,杀死了光明之神?”

“弱小与强大,本就能互相转化。”

狂猎之王道:“把这柄剑,传递到叶芝手里吧,就由羽翼未满的他,经受这最后的考验!”

红魔鬼目光闪烁。

眼中,倒映出因槲寄生扎根心脏,而面露痛苦的龙裔少女。

在一篇童话故事里,为了让玫瑰变红,夜莺需要将心脏抵在玫瑰的荆棘上,并在荆棘洞穿夜莺心脏之时放声歌唱,只有这样,才能让心血将玫瑰染红。

格蕾就是那只夜莺,而现在,她要将玫瑰带到叶芝身边了。

红魔鬼十指交叉,回忆着试炼中少女的动摇、坚定与软弱,微微一笑。

在她的心底最深处,叶芝的名字反复出现……叶芝一定欠了她许多吧。

*

布罗肯山脉。

莉莉丝与沙利叶的大战仍在持续。

叶芝凝望着月球下两者的争斗,见身旁的希露德骤然拔剑,挥砍向空气。

铮!

空间产生波动。

一个皮肤通红的魔鬼堪堪避开剑风,擦了擦冷汗,叫道:

“剑下留人!”

“哼,魔鬼还敢作祟!”希露德的剑势继续斩落。

“等等,希露德,先听他说的什么!”叶芝阻拦道。

希露德强行收回剑势,冰冷地瞥向红魔鬼,示意他有话快说。

红魔鬼看了眼和格蕾性格迥异的红发美人,暗道叶芝艳福不浅,清嗓道:

“我来,是为传递我主的意愿,叶芝,你是否愿意接受银槲之剑的试炼?”

叶芝微微一惊,迅速反问:“你主不是洛林吗?他还活着?”

红魔鬼面色如常,心生诧然,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重点。”红魔鬼微笑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格蕾的下落吗?”

叶芝目光一凝,脑中快速思考。

“不用想了。”红魔鬼打断道,“格蕾已经通过了银槲之剑的前两关试炼,但被困在第三关里无法脱身。”

“倘若你能通过第三道试炼,叶芝,你不仅能让格蕾脱离险境,还能获得银槲之剑!”红魔鬼微笑道。

“魔鬼的话语不能相信!”希露德冷声道,“他口中的试炼,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红魔鬼耸了耸肩,道:“关于你的为人,我已经通过格蕾有了一定了解,叶芝……你就算放弃银槲之剑,也不会放弃她的,对吧?”

叶芝沉默,开口道:“那么,如果我没能通过试炼,代价是什么呢?”

“代价便是,代替格蕾,永远地留在幻境当中。”

红魔鬼蛊惑道:“不论你过不过关,你都能救下格蕾,这很划算,不是吗?”

“的确。”叶芝目光深邃,道,“是狂猎之王指使你这样做的,对吧?”

红魔鬼心中讶然,这小子还真是难缠!

“快一点抉择吧。”红魔鬼避而不谈,继续道,“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

叶芝向前一步。

希露德拉住他的手。

叶芝捏了捏她的掌心,用眼神示意她放心,旋即走向红魔鬼,道:

“我愿意接受试炼。”

红魔鬼看着叶芝深邃的眼眸,逐渐浮现笑容:

“那么,交易成立!”

“我会展现出你心底最深处的渴望,如果你不因此而感到满足,你就能通过试炼!!”

一阵幻觉的光芒将叶芝笼罩。

叶芝放空身躯,只觉意识陷入一片黑暗,在黑暗的尽头,出现一片白光。

“我内心的渴望?”

就连叶芝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渴望的是什么。

带着一丝好奇,叶芝走向白光的尽头,来到一片长长的走廊。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座现代的水族馆。

叶芝置身于水族馆的海底走廊,色彩斑斓的观赏鱼从头顶的玻璃之上游弋而过,透过身旁玻璃看到美丽的红色海葵。

海马、水母、鲨鱼……

叶芝缓缓走过海底走廊,看着介绍板上熟悉的汉字,感到一阵亲切。

叶芝喜欢待在水族馆,尤其通过海底走道之时,斑驳的光影落在静谧的走廊,仿佛置身于海洋深处,虽然孤独,但有温暖的海水环绕。

这条走廊好像远远走不到尽头,而且走道越来越宽,叶芝甚至看到一头壮观的蓝鲸在他的头顶逐渐游过。

那蓝鲸的身躯瞬间遮挡所有光线,在黑暗之中,叶芝听见温柔的广播声:

“水族馆即将闭馆,请各位游客从出口有序离开,感谢您的配合……”

随后,悠扬的萨克斯声响起。

叶芝恍然明白,自己今天是趁着节假日来参观水族馆。

只要从出口离开,就能回到熟悉的城市,漫画、电脑、新番、小说……熟悉的一切都在空调房里等着自己。

是时候该离开了,叶芝心想,可…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呢?

他回望一眼漫长到看不见尽头的海底走廊,后方空无一物。

叶芝感到一阵说不出的难过,站在闸机口前,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门票,递向那淡淡的绿色荧光……

“叶芝——!”

格蕾大声呼唤。

叶芝微微一愣,回头望去。

格蕾穿着一身现代女生的水手制服,站在海底走廊之下,白衬衣、百褶裙、小皮鞋,漂亮极了。

美丽而孤独的蓝鲸从她的头顶游过,斑驳的光影透过水波将她照射,她摸了摸泛红的眼眶,道:

“你要回去了吗?”

“水族馆要闭馆了。”叶芝说道,“我得回家去,我家里还养了一只猫,我得回去喂它……”

“我知道,你的家,还有亲人们,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格蕾突然大声,声音又渐渐低微,泪水在通红的眼眶里打转,轻声道:

“但你可以……不走吗?”

“就当是为了我。”

格蕾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哽咽地说:

“你可以,留下来吗?”

叶芝张了张嘴,目光越过闸机口,看到出口的拐角。

从拐角处,传来快速杂乱的脚步声。

叶芝的心跳一下子变得急促,迅速回望格蕾。

在格蕾背后,那长长过道的尽头,黑暗中睁开无数双眼睛。

强烈的恐惧感,在叶芝心中涌起。

“格蕾!!”

布罗肯山脉,邪眼使徒感知到银槲之剑的神性,直接抛弃与莉莉丝的战斗,降临在倚靠大树不省人事的叶芝面前,羽翼上睁开无数眼睛。

希露德与天空中的邪眼使徒对峙,手握巨剑,目露决绝。

“离开那里!!”

叶芝大声道:“到我这边来!”

“我办不到,叶芝。”格蕾瘪着嘴,颤声道,“只能,由你留下。”

叶芝丢掉门票,朝着格蕾狂奔:“待在那里不要动!”

布罗肯山脉,邪眼使徒的眼睛里同时射出成百上千道激光,越过希露德,轰向树后方的叶芝。

走廊的暗影中伸出上千条阴影,伸向格蕾。

她含泪的眼睛里,闪烁出光亮:

“你……不走了吗?”

“来不及了,格蕾!”叶芝向着即将被暗影吞没的格蕾伸手,“靠我近一点!”

“叶芝——”

格蕾拭去眼泪,破涕为笑,道:

“你真美啊,暂且停留!”

布罗肯山脉。

时间随之静止,凝视攻击悬停在半空中,连邪眼使徒狰狞的面目都静止不动。

狂猎之王骑着八足骏马,肩膀上扛着昏迷的格蕾,走过使徒的身旁,将格蕾放在叶芝的身边。

“主人,这么强大的咒术,就这么为这两个小鬼使用了,真的好吗?”红魔鬼问道。

狂猎之王用黑雾将漫天的凝视攻击吞噬,注视叶芝良久,长叹道:

“毕竟,他管我叫做义父啊……”

“主人,米迦勒那个家伙又在神性领域里打过来了!”红魔鬼脸色狂变,“这都几百年了,这家伙还追着您不放呢!”

“我们走吧,带着大天使长再兜兜圈子,让祂影响这片战场,就不好了。”

狂猎之王随手扯下斗篷,丢在叶芝和格蕾身上当做毯子,随后身形笼罩黑雾,消失不见。

水族馆,叶芝的动作为之静止。

格蕾用手背擦干净脸上的泪水,走到保持伸手动作的叶芝身旁,凝望着他的面容。

旋即,她抿了抿娇嫩的唇瓣,感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鼓起勇气,格蕾踮起脚尖,在叶芝的嘴唇上轻轻一啄。

童话里,亲吻总是带有强大的魔力。

都是王子给睡梦中的公主亲吻,然后公主苏醒,皆大欢喜。

格蕾脸颊通红,心想道,叶芝,让这个亲吻,帮助你通过试炼吧!

时间再次流逝。

布罗肯山脉,叶芝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格蕾,她同样苏醒。

“叶芝,我……”格蕾脸颊满是羞红。

“我听见银槲之剑的呼唤了,它认可了我们。”

叶芝目光闪烁,轻声道:“你把它放在什么地方?”

“唔……”格蕾脸颊红得像要滴出鲜血。

旋即,她伸出两掌,牵起叶芝的手,搭在她的胸口。

叶芝微微一惊。

格蕾的胸口,笼罩一团炙热的白光,手臂甚至能通过白光直接穿入她的身体。

“伸、伸进去。”格蕾颤声道,“在心脏的位置上……然后……”

“拔剑吧,叶芝!”

来了。

叶芝身躯一震。

这中二感爆棚的胸口拔剑!

耳畔都已经响起背景乐了,怀疑狂猎之王是故意这么安排的,这家伙老二次元了!

叶芝深吸一口气,缓缓将手伸入格蕾胸膛。

旋即,在闪耀的白光之中,逐渐抽出银槲之剑的剑柄!

体内的灵魂力量,在槲寄生的刺激之下迅速攀升。

叶芝感到就连体内的诅咒都在这光芒之下消融。

短短片刻,灵魂力量已达三环巅峰。

并且,随着银槲之剑一点一点地拔出。

低环与高环之间难以逾越的瓶颈,也在逐步地突破!

高空之中,莉莉丝看着自叶芝身上显露出的神性,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惊异。

这股气息是……银槲之剑?!

怎么可能?!

连神祇都无法通过银槲之剑的试炼。

这少年居然能够得到银槲之剑的认可!?

传说武器的出世,总是伴有令人震撼的恐怖声势。

莉莉丝的红发随狂风飞舞,眼中逐渐浮现狂热!

和这小家伙结盟,选择还真是做对了!!

邪眼使徒身上的眼睛全部瞪大。

看着拔出银槲之剑的叶芝,所有眼珠子的瞳仁都快速收缩!

传说中的武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好巧不巧,偏偏被这个人类夺取!!

祂畏惧强光,尤其是拥有圣域之威的强光,银槲之剑因沾染光明之神的神性,能够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辉。

此刻,银槲之剑四溢夺目光芒,邪眼使徒却不敢闭眼,生怕莉莉丝趁此偷袭!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邪眼使徒越想越觉得离奇,人类居然能与神祇争辉!

“叶芝,给它来一剑!!”莉莉丝兴奋地大吼。

只要叶芝动用银槲之剑,给沙利叶带来些许创伤,平衡就会被打破,她就能将沙利叶战胜!

“正有此意!”

璀璨光芒之中,叶芝高高举起手中的银槲之剑,目光凛然。

瓦尔普吉斯之夜,一幕幕在叶芝脑海中闪回。

在大教堂前的血泊里起舞的葛丽沁、万里赶来斩杀恶魔的希露德;

与坎德拉同生共死的瑟茜、不惜一切通过试炼的格蕾……

这一刻。

叶芝身上的气息,轰然突破四环!

在银槲之剑的映照之下,手持这柄刺剑的银发少年,成为整座战场的焦点。

瑟茜渐渐苏醒,在坎德拉的搀扶之下,两人一同看向远处的山顶。

“那是……”瑟茜目露震撼,“传说中的圣物?”

坎德拉眼中的惊动不亚于瑟茜,他已看到持握银槲之剑的少年,赫然是他的学生叶芝!

叶芝怎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会拥有此等惊人的威力!

千言万语,汇作坎德拉怔怔的语气:“那是……我的学生。”

瑟茜一愣,喟叹道:“你还真是…收了个好学生!”

“大祭司!!”

背山坡出现克兰与葛丽沁的身影,她跌跌撞撞地跑来,搂住瑟茜的身躯。

瑟茜苍老的脸上带着母亲般的柔情,抚摸葛丽沁的脑袋,质问克兰道:

“你怎么带她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克兰苦笑道:“我看到莉莉丝现身,便想着没有比二位身旁更安全的地方了,所以就……”

这时,战场之中,猛然荡开一轮汹涌的白光!

炙热的光芒斩落。

邪眼使徒的眼球骤然收缩。

这一剑根本无法打破祂的防御,但残留在剑锋上的光明神性,让沙利叶涌出深深的忌惮,继而给了莉莉丝可乘之机!

叶芝抬头望天,却见莉莉丝全面碾压着沙利叶,一边狂笑一边吞噬祂的神性。

那边战场,已经不再需要自己插手。

叶芝感到一阵疲惫,站不稳脚跟,直挺挺向后摔倒。

咚!

格蕾与希露德同时将他扶稳,目光交汇在一起,有些难以言喻的微妙。

叶芝哑然的笑了笑。

此情此景,叶芝不由想起,《浮士德》诗篇的最后段落。

有道是——

一切无常事物,无非譬喻一场;

不如意事常八九,而今如愿以偿;

奇幻难形笔楮,焕然竟成文章;

永恒女性自如常,接引我们向上!

……

……

PS:今日更新一万三,求月底月初月票啊!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