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无相山1朱雀的游戏 > 七章 从第二开始
 
  凌晨4点,陈煜被卷帘门外的敲击声吵醒。

  要不是还有些许理智在线,他实在想将扰人清梦的家伙给直接埋进土里。

  脚下踩着拖鞋,扒拉着如鸡窝一般的头发,陈煜睡眼惺忪的拉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秦露珍,汗水打湿了她额前跟鬓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整个人衣服也乱了,脸上肿的更厉害了,以陈煜的话来说,这叫一脸苦逼相。

  陈煜疲倦的紧,瞅见来人完全没个好脸色。

  “大姐!赶着去死也不用这么急好么!明儿请早!”

  说罢这句,陈煜手下不停,又动手将门拉了下来。

  “陈老板,别,别关门!哎哟!”

  秦露珍连忙上前,想要拉住来人。却不想脑袋直接撞到了卷帘门上。

  这道声响跟铜锣一般巨大,在寂静的四周响彻云霄。陈煜一瞬间便清醒了,看着秦露珍挨这一下,自己都觉得疼。

  “嘶……大姐,你要死也别半夜撞死在我店门口啊!哎,算了……进来吧。”

  一只手揣进裤兜里,陈煜掏出烟点上窝进了卡座,光线灰暗的店铺里,再次烟雾缭绕起来。

  秦露珍又回到了几个小时前落座的吧台旁,而语兮正拿着鸡蛋给秦露珍揉着脸,眼中心疼不已。

  “这才走多久啊,脸又肿了!”

  “是我……”

  秦露珍下意识想要掩盖,却被陈煜无情的打断了。

  “是是是,又是你自己摔的。”

  见辩驳无用,秦露珍低下头,索性也就一股脑将心中的怨都说了出来。

  “我婆婆不喜欢我,一直想要个孙子。”

  “其实,之前也有过一个,一个多月时候被烨然踹掉了我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后来便一直……”

  听闻这话,陈煜不由挑眉。

  “哎,都这样了你还没弄死你老公?你活得可真够贱的!”

  丧子之痛喃,这都能忍?换了自己,可能早就剁碎了丢锅里煮熟喂狗了,还能让人活到现在?

  啧啧,人被磨平了棱角真是可怕,连最初那份当人的尊严都可以丢没了。

  “……我也觉得自己挺贱的。只是,佳琦还小,我只想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秦露珍转头看了眼陈煜,她翻了翻包里,摸出钱包里面的照片放在了吧台上。

  “你要的首饰,大约是没办法找到了。只有当初带着它时候照过的相片。要不,我照样子重新买个相近的给你行么?”

  一旁的语兮探头看了桌上的相片,角度不是很清晰,便用两指扣住反手转过来,拿起瞅了瞅。

  “哟,全家福喃。”

  语兮双指一夹,一个飞牌将它抛给陈煜。

  陈煜头都没抬,便接过了相片。不过扫了两眼,却又拿近了些仔细看了起来。

  “这差不是一点点啊,真是你啊?哪年的相片啊?”

  照片中两人差别实在有些大,要不是秦露珍说的,陈煜还真没看出来。

  要是自己出任务谁给这照片,自己怕是得失手吧。

  照片上的人,笑颜如花,天真烂漫。

  父母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如今却过着这样的日子,叫旁人这般糟践,实在叫人唏嘘不已。

  “结婚前一年的吧。为了张烨然,我和他们闹的挺僵的,结婚这些年烨然和他们处不好,渐渐也就断了联系了。”

  回忆里最深的记忆,已经变为了母亲站在客厅里苦劝着自己的忧心,还死命拉着暴怒的父亲画面。

  “你要是敢出了这个门!你就不要再回来了!”

  午夜梦回,每每想起这话,还是清晰于耳。

  陈煜用牙咬着烟蒂,嘴里含糊出口的话,满是打趣。

  “当初的你,也算是弱水一方的美人儿嘛!不过,这一张照片就想换?诶?这第一个物件可不算数啊,抽空让我再想想。得了,先睡吧,明儿我们从第二件开始,你也可以早死早超生!”

  “老东西,你又打什么坏主意!不好好规劝两句,你还真要秦姨死么?”

  这话一出,语兮不乐意了,可陈煜却比她更能掰扯。

  “切!道理她比谁都懂。你问她,她敢还手么?敢告么?敢离么?她连死都不敢!活的跟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般!一直说为了女儿、为了婚姻什么的,牺牲自我了!哇!好伟大!说到底,现在这样的结果都是她自己选的。怪谁啊?不过都是借口罢了!懦弱!”

  “劝个什么劲儿,都滚回去睡觉!”

  陈煜的话,让秦露珍脸上的神色阴晴莫辨的尴尬。

  可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事实。

  临近中午时分,店门打开了,店门前却挂着歇业的门牌。

  打着哈气的陈煜将一份传真文件推到秦露珍面前。

  “保险我找人推了个适合你的,你先看看。”

  秦露珍翻了几页,狐疑的抬起头望着陈煜。

  “保额可以赔1000万?可是我没这么多钱买这保险啊。”

  陈煜倒是不介意。

  “没钱?也行,死前签个器官捐赠,剩下的会有人替你搞定。”

  道路千万条,总有一款适合你,杀人本来就是门生意。

  秦露珍一阵惊惧,却又埋头仔细看了看合同,抿着嘴思考着可信度,停片刻才又问道。

  “现在签么?”

  陈煜手指夹着秦露珍与父母的合照,而后摇了摇头。“你这张脸可没法现在签,照片和身份证都对不上本人喃。再说还差着我物件喃。想拿钱,没这么容易。”

  秦露珍目光微沉。

  “那你要什么?”

  而陈煜却像是没听见一样,目光落在的旁的地方正欣喜的紧。

  “哎哟,我的花到了!等了好久!”

  秦露珍说着视线回过头,正在看送花的小哥捧了束鹤望兰推门入。

  “陈煜是哪位?麻烦签收一下。”

  陈煜龙飞凤舞的签完,将抱回花放在桌上满意的看了看。转头便见趴在一旁的语兮正奋笔疾书的抄写别人作业,脸上瞬间挂起了黑线。

  “第二件,你就搞张你女儿刚考完的试卷儿吧。”

  “哈?”

  秦露珍严重怀疑自己听错,陈煜这人脑回路太跳跃,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