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无相山1朱雀的游戏 > 四章 深夜食堂
 
  他们的目的地是老街上一家新装的门市,像是用来当做速食的快餐店,亦或是准备卖些夜宵什么的。

  装修完了好一阵,味道基本上已经闻不见了。内置布置的十分简单,只摆上些桌椅,旁的什么都没有。

  店里没有营业,连灯都是他们回来时候才打开的,与其说是店铺,倒更有些像是陈煜的老巢。

  两人坐在吧台边,语兮正拿棉签蘸着药,为秦露珍擦着脸颊上的伤。

  而不远处,陈煜将身上的外套丢在了一旁,只穿了件单薄的背心。

  他跪在卡座上,整个上半身趴在长桌上,反手扶着腰上的冰袋,整个姿势有些滑稽,正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盯着一旁的两人。

  可语兮完全无视他的怨念,只看着身前的秦露珍脸上,心疼不已。

  “眼眶有些骨裂,这个没法治,只能养着。脱臼的手腕已经接上了。不过这背上嘛,应该是硬物砸伤。”

  随后扭过头伤了某只一个白眼,“至于内伤,就得好好吃药了。”

  接收到这一眼,陈煜怨怼极了,不由换了只手,再次扶住了自己腰上的冰袋。

  “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干的,我这腰还疼喃。”

  陈煜心里腹诽的紧。他还一肚子不爽好么,搞的好像自己才是始作俑者的那个……

  语兮哪理陈煜的白眼,完全不想搭理他。

  她弯起眼角嘴边上露出一抹自认甜美的笑,而手下更是拉住秦露珍的手,一脸的心疼。

  “秦阿姨,很疼吧,你这是怎么弄的啊?”

  突然被陌生人这般关心,还是个小女孩这般问道,搞的秦露珍有些无所适从。

  秦露珍连忙缩回手,将自己的衣袖拉下来遮住,连脸也转向了一旁不去看她。

  “没咋,自己……自己摔的。”

  这道狡辩出了口,连秦露珍自己都觉得心虚的紧,可这毕竟是自己的私事,她不想说给旁人。

  闻言,陈煜却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先嘲讽出了口。

  “你这特么摔的?是骑猪撞树上了吧!”

  摔的……呵,谁信啊,真当大家是个傻子。

  这话出口,语兮先一步炸了毛,连瞪两眼过去,示意他闭嘴。

  “老东西!再浑说!”

  真要被气死了,这老东西嘴巴怎么总这么贱!

  不过这次陈煜也不乐意了。

  “老东西个屁,是不是想挨揍!叫师父!”

  嘴上赌着气,陈煜不由扫了秦露珍一眼。

  “哎,我说大姐,你这是被揍的吧!看你这小气劲儿,可是老公揍的?怕外面养小情人被逮了吧!”

  陈煜话音刚落,那头语兮拿起一旁的卷纸就砸了过来。

  “你个狗嘴里吐不出个象牙塔的!”

  而这话却叫秦露珍急了。

  “我没有!我没有!”

  “就是给他的水有些烫,他不高兴……”

  秦露珍说道后面,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倒是语兮听了不乐意了。

  “老公打的?那这里,腿上这些喃?这些可不是这次的伤痕喃。”

  秦露珍不好意思笑了笑,解释了两句。

  “他……他打过几回。我老公脾气不太好。”

  “这是家暴吧!秦阿姨这么温柔的人,他怎么可以动手!”

  语兮眉心凑在了一起,眼中的寒芒闪了闪。

  “没没,也就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动手,今天喝了些酒……”

  语兮没有在接她的话,低头将药品一一扔进医药箱,自顾自的补了句。

  “动手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陈煜听这话不由白了眼某只,这小妮子话里有话啊,难道是怼老子平日里的“谆谆教导”,她无力反抗???

  果然熊孩子都欠收拾!

  “说那么多干嘛,报警得了!你瞧你一身青皮疙瘩的,报警怎么着,也可以算个人身伤害了。孽徒!把老子烟丢过来。”

  听了这话,秦露珍倒是先炸了,整了人吓得一颤,犹如惊弓之鸟。

  “报警?!这,这是家事,警察管不了…一报警左邻右舍的都知道了,佳琦她,还怎么上学……”

  她话音一顿,又跟了半句,却越说越小声。

  “而且,他不是故意的,每次都会道歉,他只是喝醉了控制不住自己。”

  陈煜一脸淡然,拿过烟盒一抖,一口叼住烟嘴,打火机在手指一翻,便将烟给点上了。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十足老烟枪的水平。

  大抵趴着抽烟不利于他的发挥,陈煜换了个姿势挣扎着再次坐下。

  将手中的冰袋随手扔在一旁的桌上,他甩了甩手上的水,抽出两张纸巾将手擦干。

  “你死都不怕,还怕这些?说到跳河,哎,你知道人是怎么淹死的么?水啊先涌进肺里,没法呼吸,那叫一个难受啊,五脏六腑都得进水,全身的血都被冲得淡的没了味儿,最后心力衰竭,唔,挂了。不过那尸体是真真难看,全身的血都没凝固哈,但是尸体是僵的。这男人啊一般是趴着的,女的一般都是仰卧的姿势,尸体泡胀起来全身都是光的!”

  陈煜嘴里叼着烟,有些唇齿不清,可他出口的话却叫人怎么听怎么个惊悚。

  秦露珍身子一颤,没有接话,可也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手臂,将头埋了下去。

  这些专业的东西她不懂,也没想那么多,现在听这人跟自己一说,真心有些瘆得慌。

  语兮实在听不下去了,她视线急扫陈煜而去,眉心一蹙,指着陈煜连喝声斥。

  “你再说一句!?老东西你还有没有心喃!同情一下好吧!”

  之后,三人间又都陷入了沉默。

  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女孩照片,秦露珍摩挲着,半天后默默道了一句。

  “你们,不该救我的……”

  听闻这话,陈煜有些气乐一般的挑了个眉。

  他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又换了个姿势,腿翘上了桌,整个身子躺进卡座里。

  “哟,有脾气啊。靖盘江可没盖子,这回我保证不拦你!”

  “我……”

  摸了摸屏幕,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有无数句话咽在喉头却说不出。

  陈煜眼神闪了闪,嘴角不由勾了起来。

  “不过你真想死又不敢死,我倒是可以帮你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