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点名女婿要翻盘秦立楚清音 > 第1770章 成圣之路
 
轻飘飘一句话,却无比狂傲!

要与圣魔对话,可见独孤老魔昔日光辉。

秦立也是好奇,不再着急,收剑入鞘,就这么候着。

几刻钟后。

一场大战尘埃落定。

三万魔修被围剿的干干净净。

镇岳他们都是大功臣,不过正道只余下千人。

而血不归急疯了,用尽各种秘术,沟通亿万时空之外的神魔大世界。

终于!

紫色光柱一颤。

苍穹染血色,大地俱震动。

一股古老宏伟的意志降临,藐视众生万物。

天地异变。

乱葬岭的黑雾一扫而空。

整片天空都被染成血色,泛着妖异的光华。

“你们死定了,我已经沟通圣魔。”血不归气息萎靡,神色惨白,但兴奋得直跳脚。

白骨祭坛矗立在血湖之上,这是屠杀了千万魔人魔物妖魔修士,汇聚的罪恶之湖,漂浮尸骨。如今以极快的速度,下降水位。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古老意志,带着不容置否、不许反抗的韵味,降临在世,藐视众生。

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一股邪恶的、令人作呕的力量。

“变天了!”

秦立冷着脸,看着天空。

血色天空颜色一边,泛出紫色光霞,更显妖异。

随后,一切光芒汇聚,紫光血光混为一体,化作一颗紫瞳血眼,镶嵌在虚空中,衍生出许多细小血丝,那都是道痕,流淌圣辉。

“拜见圣魔!”

血不归跪在地上,双目狂热。

“所谓何事,所求何物?”紫瞳血眼透出一道声音。

血不归赶紧说道:“还请圣魔赐予圣血一滴,助我斩杀这些贼寇。”

紫瞳血眼转移目光,打量镇岳,小龙,叶幻灵等妖,感到了惊讶。

等看到秦立足踏五狱,讶然道:“五狱神通,稀奇!等一下,你是……”

“好久不见。”

独孤老魔声音平常。

“五狱魔王,你居然没死!”

紫瞳血眼震惊极了,目光闪烁,诧异道:

“不,应该称呼你为老五狱魔王,想不到你躲到了乾元大世界,成功活了下来。”

独孤老魔淡淡道:“听你这意思,我那个逆徒已经成为新的五狱魔王,进步速度还真是惊人,几十年就快追上我了。”

“你脑子秀逗了吧!”紫瞳血眼怪笑道:“距离你成圣失败,已经过去了一万年。虽说新五狱魔王不如你,但是胜在忠心耿耿,是一条听话的狗。”

闻言。

独孤老魔沉默了。

他受伤之后,一直沉睡不醒。

借助五色花,他在虚无之中,漂流了很久很久,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失。

直到落入仙国,被秦立获得,几番催动后,刺激了他的苏醒。

独孤老魔一直以为,自己不过睡了几十年,想不到一眠万年,物是人非。

“我迟早有一天,会杀回神魔大世界,血腥复仇。”

“哈哈!你又在说什么大话。”

紫瞳血眼嘲笑道:“你杂念丛生,执拗过往,所以证道之时,心魔成劫,永生永世不得成圣。我们当年不过是略施手段,就令你不得好死,你有如何复仇?”

秦立在一旁听着,心中泛起惊涛骇浪,独孤无敌曾经冲击过圣境,这岂不是代表他是半步圣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怪不得手段如此超绝。

“今日之我,并非以往;昔日之事,我已释怀;然而复仇一事,绝不能罢休。”独孤老魔说道。

“好!就让我看看你万年以来,到底有什么长进?”

紫瞳血影坍缩内卷。

一切光华汇聚一点,凝练精粹。

最终化作一滴紫金圣血,只有黄豆大小,却蕴含着击穿山脉,奔溃岛屿的伟力。

咻的一声,圣血镶嵌在血不归的眉心,令他浑身战力飙升,双目无喜无悲:“这具肉身勉强可用,足以碾碎你这残魂。”

“血不归被附体了!”秦立如临大敌,急忙吞服几颗宝丹,要舍命一战。

毕竟对面可是圣魔意志,容不得半分轻视与小觑。

“你退下,这是我的战斗。”

独孤老魔一身魂力澎湃,达到了涅槃后期的实力。

“屠戮乾坤!”血不归没有半点废话,一出手就是毁灭招数,泼洒血色,染红万里河山。

这是一股蛮横到极致的力量,血光笼罩之处,一切生灵炸裂开来,蒸腾血雾。

秦立这些天骄还好,但是剩余一千正道修士,本就受伤很重,如今统统爆体而亡。

“五帝华盖!”

独孤老魔单手举天。

五色光华喷薄而出,化作一把五色大伞。

伞面之上,绘制五方地狱图景,恶鬼哀嚎,尸骨成堆,还有五尊神祗,镇压地狱,同时也是撑出一片青天,抵御血色光芒。

“修罗化血魔刀!”血不归非常狠辣,抬手一招,上千正道的血肉,铸就一把血色弯刀,刀刃带着锯齿,刀身宛若猩红宝石,雕刻修罗魔纹。

“审判之枪!”独孤老魔手中浮现一枚五色符文,斡旋光华,最终化作一杆漆黑大枪,缭绕五色道痕,带着一种穿透万物,审判众生的意志。

轰!

刀枪交接。

天地轰鸣,山脉沉沦,

二者的层次太高,明明只是涅槃级,给人的感觉犹如两大法相对决。

“你太虚弱了!”血不归轻笑一声,魔刀似血色残阳,带着一种天地惶惶的威力,几刀劈下,杀意纵横。

也没有什么特别招数,就是狂霸无双,难易抵御。

独孤老魔不言不语,一杆黑枪冷酷无情,横扫天下,竖劈山川,洞穿日月……一招接着一招,都是大开大合的无上杀招,震的虚空泛出层层波澜。

轰隆声音不绝于耳。

这一带算是毁了,群山破碎,大地势力,土石翻飞。

原本这是一处神秘雏形,但是被二者毁了根基,浓郁不见天日的黑雾,开始消散。

“这就是圣人的底蕴,举手投足趋近于道,拥有扭曲天地的威能。”秦立看得心惊肉跳,即使目光跟得上,但战斗层次超乎理解。

天地法则,尽然有序。而这两位存在,看似在用刀枪肉搏,实际上是用微末之力,撩动法则琴弦,延伸出一系列变化,这才导致了神秘消失。

“你太让我失望了!”

血不归眉心紫血倾泻圣光。

加持魔刀之上,威力更凶,凌厉的无物不破。

斜撩一刀,犹如血色残月划破长空,轨迹天马行空,惊艳绝伦,正中审判之枪。

咔嚓!

一声脆响。

审判之枪被截断。

魔刀长驱直入,斩断一截黑袍。

黑狱披风可是绝品法宝,但在魔刀之前,太过弱小。

“准备的差不多了,五方地狱!”独孤老魔非常冷静,随手丢出断枪,落在地上,化作五色符文。

就好比一枚种子落地,迅速生根发芽,五色地狱也急速扩张开来。

刚才独孤老魔的动手并非混乱无章,而是打通风水,让地狱神通与山川地理结合。

人间化作地狱,绝然压力禁锢一切。

只不过与秦立的繁华不同,独孤老魔的地狱是残破的,寂静的,充满了破败腐朽,就连高耸的五行宫殿也坍塌了。

“哈哈!瞧瞧这惨状,你的神通退步了。”血不归劈开层层阻拦,无视地狱凶威,要一招毙命。

“不,破而后立,我新生了。”

“绝望地狱!”

独孤老魔低头一叹。

五狱景色剧变,五色光暗淡,化作黑暗,笼罩一切。

乾坤内外一片寂静,还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寒冷,让众生万物为之沉沦破灭。

秦立哑然,这门地狱神通超乎了他的理解,仅仅是看了一眼,好似神魂被拖入其中,看见了诸多苦难,幼女惨死,妻子自杀,家乡毁灭,亲友皆亡,徒弟背叛,敌人在狂笑,仇人在潇洒,恶人在享受,鲜血洒满河山,尸骨堆积成峰……

“这是绝望,也是地狱,更是我一生写照!”

独孤老魔孤立原地。

黑袍猎猎作响,融入黑暗。

绝望之风吹拂,席卷全场,任他神魔妖佛,也要魂飞魄散,身消道死。

强如血不归,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可恶,你居然在五狱神通的基础上,开创一狱,从此不受前人束缚,开辟一条成圣道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