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点名女婿要翻盘秦立楚清音 > 第1623章 无名消失
 
秦立微笑。

云淡风轻,人畜无害。

但所有人如坠冰窟,毛骨悚然。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云虹子回过神来,惊恐尖叫,脸上堆满震惊,瞳孔中迸发骇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区区天人七重,两招胜我!"云虹子高傲的自尊被粉碎。脸面被踩在烂泥里。急火攻心,加上之前的伤,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萎靡不止,两鬓瞬间斑白,这一战令她折寿不少。

玉尘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我知道一些天骄,天人九重斩杀涅槃一重,可他只是天人七重而已啊!"

此刻他才理解秦立的怪物。幸亏之前没有钻牛角尖,选择和解,不然几十年之后,就是自己的噩梦。

"他好像自爆了一件上品法宝。但为什么威力超乎常理!"玄炼子看出一些门道,刚才秦立出手之前,浮现一朵昙花,从未听说过这种异象。

一群夏器长老震惊的无以复加,惊呼道:"他不仅接下了涅槃一击,还差点斩杀云虹子。虽然她年老力衰,但远不是天人修士能比的。"

"太可怕了,一百零八峰要大地震了!"所有人无法形容的震怖,心中的常理被打破。

秦立倒是无所谓。

"老公,你太厉害了!"

稳重如白茹云,也是兴奋扑过来,喜极而泣。

"都说了放心,我一般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秦立微微一笑,从容不迫。

实际上心里都在滴血,献祭了一件上品法宝,居然没有斩杀云虹子这个祸害,亏大方了。不愧是涅槃巨头,即使是最弱的一批,也不是好欺负的。

"云前辈,承诺还有效吗?"

秦立淡淡问道。

"有用!"

云虹子咬牙道。

她眼中恐惧杂糅杀意。屈辱混合不甘。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别再打扰茹云。"秦立冷冷看着她,带着威胁味道。

"老公,我们走吧!"白茹云不想再待在这里。

夫妻二人腾空而去。

"等一下!"

玄炼子突然阻拦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秦立有些疑惑。

"你已是夏器长老,干脆选一处铜殿,就此住下。"

玄炼子笑的很和善,甚至带着一丝谄媚。

若是之前,秦立虽然炼制出中品法宝,他依旧是看晚辈的目光。

但现在秦立展露出涅槃实力,彻底获得他的尊敬,平辈而交。

这就是修行界的现实,一切以力量为尊。

"不了,这里我住不习惯!"

秦立摇头拒绝。

道宗虽大,他只想呆在首山。

告别几句,秦立带着白茹云,驾云而去,进入风轨。

小半天的功夫,他们远离繁华灵山,进入一片平凡地带,人迹罕至。

"前面就是首山。"

秦立指着前方。耐心解释。

白茹云好奇道:"那座山峰真的这么神奇吗?"

"你别抱太大希望,这山有灵,一般人感受不到它的神妙。"秦立发丝飘扬,微笑道:

"我们到了!"

二人相继落在首山上。

"师兄,我回来了!"秦立四下一望,不由微楞。

那颗松树依旧,古朴苍劲,半死不活,但树下的老人却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又消失了!"

秦立摇摇头,略有失落。

白茹云则是舞了一套剑法,并没有悟道契机。

"看来对你而言,这只是一座平凡山峰。"秦立暗暗觉得可惜。

"没事,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对我而言,就是唯一圣地。"白茹云并没有失望。反而因为获得和秦立独处的机会,而倍感喜悦。

秦立抚摸她柔顺长发,笑道:"既然你要住下来,我们就建立一座小木屋。不用太精致,遮风挡雨即可。"

"嗯!"白茹云甜蜜一笑。

几个时辰后。

一座小木屋修建完毕。

两人都是天人,修建房屋不过是手到擒来,顺便丢了几块禁制罗盘,免得有人过来打扰。

秦立习惯性的坐在青岩之上,遍观首山,就这么一块适合落座的石头:"寿元将近的人,非常的疯狂。云虹子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咱们得努力修炼。"

白茹云温柔似水,搂着爱人,酥声道:"那个,我们就不能空闲几天吗?"

"那空闲的几天,你想做些什么?"秦立捏了捏妻子的脸颊,温润如玉,丝滑如云。

白茹云俏容微微泛红。喃喃道:"我都听你的!"

这已经非常明示了。

"行啊!"

秦立自然听得出话外之音。

反身一楼,这几天可不会放过这只温顺小绵羊。

时间流逝。

首山仿佛被遗忘。

二人世界中,白茹云每天都无比幸福与满足。

秦立非常享受和妻子的时光,但在愉悦之余,不能忘记修炼,借着首山之威,他剑道,器道,丹道齐驱并进。

除此之外,秦立还来到松树之下,但是无名师兄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好像是一阵风,悠悠而来,无形遁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一天!

秦立雾中读书。

忽然感觉远处有异动。

"我们设下的禁制被破坏了!"

秦立心头一颤,急忙提剑。带着白茹云出去。

结果一瞧,原来是上官焚,一副拽拽的模样,腾着火焰。撕裂禁制,直直冲了过来。

秦立有些失望,低声喃喃道:"还以为是无名师兄回来了,没想到是恶客上门。"

"喂。独孤无敌,你又在自言自语什么?"

上官焚居高临下,鼻孔看人。

又?

秦立纳闷道:

"我什么时候自言过?"

上官焚讥笑道:"上次我过来一趟,你居然对着松树自言自语。实在可笑。"

秦立脸色剧变,严肃道:"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对着松树自语。之前是和无名师兄聊天,你应该也看到了,树下那位古朴自然的老人!"

"你有病吧!"

上官焚眉头一挑,骂道:

"我自始至终都没看到什么老人,就看到你对着松树一脸恭敬。莫非是你一个人孤独太久,得了臆症,幻想出一个陪你聊天的老人。"

这下子。

秦立彻底慌了。

上官焚竟看不到无名老人。

仔细想想,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人见过师兄。

"这事有些诡异啊!"秦立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我不可能产生幻觉啊!

莫非是遇到了一些不详,独孤老魔曾经说过,出入过天地神秘的封天师,晚年会遭遇邪门诡事,可是我才去了两次神秘,不应该啊!

"或许只是一场缘分,随风逝去!"秦立看着手中的苍青石令,也不去深究什么,就当是做了一场梦,遇到一个有趣的人。

"喂,你有没有听说说话!"

上官焚不耐烦道。

"有事吗?"

秦立收好令牌,淡淡问道。

上官焚直接道:"你们这一届也是走了狗屎运,宗门为你们提前开启金乌巢,跟我去一趟夏器峰吧!"

"为什么是你来通知我。"秦立有些纳闷,上官焚天人九重,居然特地大老远跑来通知,总感觉有问题。

"你去了夏器峰,就知道了!"

上官焚戏谑一笑。

随即。

他腾空而去。

秦立迟疑一会儿。

便决定去夏器峰走一趟。

叶擎苍曾经说过,金乌巢深处地心,孕育纯净的离火精华,能凝聚十丈日轮。

"只可惜师兄不再啊!"秦立看着空荡荡的松树,心里有些落寞,他还想询问一下,有什么法子能凝聚十二丈日轮,看来是没机会了。

他有一种奇怪感觉。

无名师兄真是离开了,不会再会来了。

但是,终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遇,至于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能看缘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