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点名女婿要翻盘秦立楚清音 > 第1514章 银甲魔尸
 
“你必须死!”

青袍邪修眼中爆发杀芒。

他气势全开,几十里范围内,风云涌动,阴气森森。

“这邪修是天人一重天,这么高的修为,居然哄骗这群佃户,有些不要脸啊!”独孤老魔鄙夷道。

青袍邪修凶横道:“本想哄骗这群血畜几十年,做一个细水长流,既然你坏了我的好事,上万佃户都得死,大不了干完这一票,去隔壁大理王朝避避风头。”

“百鬼大手印!”

轰!

阴气暴动,鬼哭狼嚎。

数百只恶鬼凭空出现,裹挟阴气,凝聚成一只五百丈的漆黑手掌,寒冷如冰,怒拍而下,空间都要冰冻。

“连神通都不会,也敢挑衅!”

秦立一拳轰天。

金光灿灿,似一颗骄阳初生。

凶残的黄金剑炁撕裂漆黑人手,照亮八方穹宇。

“好霸道的炁!”青袍邪修惊骇万分,仅仅一拳,就粉碎自己得意法术,恐怖的一塌糊涂:“我承认小看你了,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去吧,银甲魔尸!”

咻!

黒瓮飞出,银光灼灼。

其中窜出一道银光,居然是一头银白僵尸。

它身高七尺,并非特别高大,但一身爆炸肌肉,宛若秘银浇筑而成,坚不可摧,力大无穷。浑身遍布阴纹,流淌光华,最终交汇瞳孔,魂火闪烁。

轰!

银尸一拳轰出。

无光无华,无术无法。

这是纯粹的肉身力量,动则裂空气,重则崩山峰。

“来得好!”秦立见猎心喜,浑身包裹黄金剑炁,拳头上更是迸发紫金剑炁,欲要和银尸肉身搏杀,测一测自己的肉身强度。

“住手!”

独孤老魔大叫一声。

“啥!”秦立一愣,赶紧收手。

轰!

银尸一往无前。

沉重拳头落在秦立胸膛上。

金铁交鸣,火星四溅,秦立感觉被一座小山撞上。

又是一声轰隆,秦立狠狠砸在晒谷场上,地面崩塌出一个十丈大坑,碎石崩飞,烟尘弥漫。

“大人!”小菊身躯一颤,心中担忧。

一众佃户更是脸色发白。

“哈哈哈!”

青袍邪修讥笑出声:

“这点修为,也敢放……”

他话没有说完,就愣在当场,因为秦立安然走出。

“前辈,战斗中停手,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你到底有什么要求。”秦立干咳几声,刚才那一拳极其凶猛,震的他血气翻涌。

独孤老魔笑道:“我只是想说,别弄坏银尸,这玩意能作为我的寄魂假身,到时候我就能拥有实体了。”

“明白!”

秦立冲天而起,金光大放。

青袍邪修惊惧交加:“银甲魔尸,快拦住他!”

“金灵虚电闪!”

秦立催发神通,速度激增。

咻的一声,划出道道残影,绕过银尸,毕竟邪修。

“什么!”青袍邪修大惊失色,赶紧祭出一面盾牌形状的法器,赤光湛湛,厚重宽大。

轰!

秦立一拳轰出。

劲力霸道,摧枯拉朽,当场打穿赤色圆盾。

“去死吧!”秦立反手一拳,如流星划破夜空,打爆青袍邪修的心脏。

“好快……”

邪修双目圆瞪,生机消退。

他心中万分恐惧,同时泛起仇恨杀机。临死之前,掐了一个手印,要自爆银尸,带着秦立与上万佃户陪葬。

咻!

一道血光飞出。

是一颗血钻玛瑙般的种子。

镶嵌在银尸眉心的瞬间,独孤老魔就控制了银尸。

“黄泉搜魂术!”

独孤老魔一掌按在邪修头顶。

一股地狱神念撕裂他的眉心神庭,读取邪修记忆。

秦立也得到了一份记忆副本,果然在十几年前,邪修遇到过是夏雨妃一行。

那时候,女娃询问起死回生的事情,结果得到一个极其失望的回答,青袍邪修还想动手,操纵两具银尸,结果被女娃随手打爆一具,狼狈逃命。

“她们交流的语言好古怪,我怎么听不懂。”独孤老魔发现异样。

“她们说的是普通话,和诸天语言略有不同,只有地球飞升者才能知晓意思。”秦立兴奋一笑,因为他得到了一个关键信息。

“她们去了巍峨郡城,说是要在哪里设立一个据点,帮助其他传送过来的上界修士传送过来。”

独孤老魔点点头:“看来他们就在巍峨城中。”

“我们现在就出发。”秦立望眼欲穿。

“别着急啊!”

独孤老魔说道:“再多留几天,我要彻底炼化银尸,作为一大战力。”

“好!”秦立点点头。

又过了三天。

秦立始终呆在谷庄修炼。

因为那一夜显化神通,佃户对他狂热崇拜,甚至还建立神像,日夜供奉。

小菊也以为秦立是谷神,心中万分敬仰,也因为那晚解开心结,她也更加爱笑,没了轻生的念头。

轰轰轰!

小院中,秦立修炼术法。

黄金剑炁倾泻如流,化作刀枪剑戟,震荡虚空。

“威力还是不够。”秦立眉头大皱,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达到一剑破万法的程度。

“这几日你好像一直闷闷不乐。”独孤老魔走了过来,他已经完全炼化银尸,动作与常人无异,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始终披着一件黑袍。

秦立叹气道:“自从失去第一神通,我就没了强横的攻伐手段,落日神弓劲变化不足,剑炁莲花属于杀招,第二神通更是拼命招数,轻易不可动用。”

“这的确是一个大麻烦,严重影响战力。”独孤老魔思量一会儿,说道:“要不我在传授你一门神通,这可是我的本源神通,战力最为凶残。”

秦立舔着脸道:“前辈,可以多几门神通吗?”

“贪多嚼不烂!”

独孤老魔摇头道:“你掌握多门后天神通,却无一入门,因此遇到强敌,就会捉襟见肘。”

“而且神通也不是越多越好,我曾遇到一个仙道的至强者,只学了一门神通,达到了极致,延伸万千变化,就连我也不是对手。”

秦立点点头:“神通再好,也要看使用者的本事!”

独孤老魔说道:“我这次要传授的神通,太过驳杂晦涩,以你现在的情况,无法全部领悟。因此我决心传授你五分之一,《北冥寒狱功》!”

“你这就看不起我悟性了。”秦立颇为不服气。

“希望你尽早入门!”

独孤老魔没有过多废话,一掌轰击而出。

秦立神庭撕裂般疼痛,就看见一座宏伟冰狱落下,森白冥土,阎罗地狱,绝望寒气化作白毛旋风,能冻裂恶鬼妖邪。冰英囚笼空荡荡,各式刑具沾染魔血,雪地里埋葬层层白骨,渗人而妖异。

“好恐怖的神通!”秦立如遭雷亟,神魂都要开裂,一股洪流般的信息冲刷而下,构建出一枚四四方方的冰冷神通符文,仿佛一座缩小的地狱,透着绝望气息。

他进过许多神通,后缀大多是“术”,比如无骨龙蛇术,小鲜血术。而独孤老魔传授的神通,后缀是“功”,可见信息量之巨大,威能之恐怖。

良久之后!

秦立缓缓清醒过来。

“多谢前辈传功!”秦立眸光冰冷,湛湛生辉,与之对视,如坠冰窟。

“行了,我要沉睡一段时间。”独孤老魔声音虚弱,像是一个劳累的老人,气息微弱,昏昏欲睡。

秦立一惊:“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无须担心,只是传功太消耗魂力,我需要沉睡半年左右,希望我苏醒时,《北冥寒狱功》已经入门。”独孤老魔大了一个哈气,渐渐没了声音。

自从他与秦立共生,就接连遭遇打击,特别是传授女娃《地狱无生经》,耗费太多魂力。如今传授秦立《北冥寒狱功》,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秦立暗下决心,找到补魂的秘药,报答独孤无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