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点名女婿要翻盘秦立楚清音 > 第1323章 林中顿悟
 
离开闻香城。

梅花居士一路北行。

秦立,云诗雨追了过去。

很快,三人进入一处偏僻山脉。

天降风雪,山林一片素白,江河冰冻,这里更为寂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前面就是我的居所。"梅花居士指了指前方。

秦立抬目眺望。

千山皆白,却有一点殷红色。

靠近一瞧,原来是一片梅花林。傲骨不屈,迎着风雪绽放,幽香暗暗,实乃冬日一大奇景。

梅花掩映之下,有一处破茅屋,白雪盖头,四面漏风,非常的简陋。旁边就是一汪深水潭,竟然是一口温泉,扑通扑通冒着气泡。散发氤氲白雾,非常梦幻。

"下去吧!"

梅花居士落在地上。

推开茅草屋的瞬间,一股酒味扑面而来。

秦立侧目一撇,屋子内一地空酒坛,堆叠成小山。根本就是一个酒鬼窝。

"随便坐!"梅花居士随性至极,一屁股坐在一个大酒坛上,然后取出忘忧酒,喝了起来。

云诗雨有些震惊,堂堂一位仙王,居然过着如此颓唐的生活,成天酗酒,醉生梦死,很难相信这是千年之前,东域第一天才。

秦立眉头微皱,主动道:"前辈,酒是穿肠毒药,您还是少喝一点。而且这屋子太乱了,我来打扫一下。"

"不用。"梅花居士脸颊酡红,显然是酒近上头:"这等小事,何须麻烦。当务之急,是传授你《寒梅剑经》!"

云诗雨美眸乌溜溜一转,殷勤道:"前辈,可否雨露均沾,也传我剑经。"

梅花居摇摇头:"并非我藏着掖着,而是你资质不足,难以顿悟。"

云诗雨一听,顿时不开心了:"前辈,我可是东仙宫年轻一代最强天才,剑道资质奇佳。定能顿悟经文。"

梅花居士笑了笑,指着屋外那片梅花林,说道:"那一片梅林就是《寒梅剑经》,你若真是剑道奇才,自然能悟出一鳞半爪。好了,我要午休了。"

说罢,梅花居士打个哈气,趴在酒坛上,鼾声渐起。

"树林就是剑经,唬我吗?"

云诗雨一脸诧异。

"有趣!"

秦立微微一笑。

他莫名想起了剑部的剑崖。

《一念万剑诀》就是用剑痕记录,突破文字局限。

如果沉下心,能明显感觉到,每一棵的梅花树的位置都有讲究,而且绽放的恰到好处。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看到这片梅花林,都能感觉到美的异常和谐。

"看来要费不少功夫。"秦立走出茅屋,步入树林,看梅花灿烂如火,赏白雪飘落人间。

最终!

秦立盘坐树林中央。

用心感应,一共八百二十三梅花树,一树即使一剑,其中藏着一道剑意,扭曲梅树,花枝招展,透出一股玄奥道韵。越是深挖,越是有趣。

很快,秦立磐石一般静坐不动,物我两忘。

云诗雨依旧是一脸懵逼。

茅屋之中。

梅花居士喃喃自语道:

"这么快就摸到门道,真是一个妖孽。"

日落东升。

很快,三天过去。

秦立不吃不喝,岿然不动。

他进入一种深层次的悟道,苍白脸色越发红润,之前遗留下的暗伤,全部治愈。境界愈发稳固,实力略微提升,可以朝着仙王四品进发。

"啊!烦死了。"

云诗雨瘪着嘴,苦闷不已。

这三天之内,她想尽一切办法,去观察梅花,去感应自然,愣是什么也没有悟出。

"黄金怎么坐得住呢?"

云诗雨侧头看向秦立,她清晰的感觉到,秦立渐入佳境,脸色红润。在阳光照耀下,泛出一层光辉,非常的漂亮。

"这皮肤比女人还玉润。"云诗雨嘴角一勾,有些手欠的捏了捏秦立的脸颊,手感很好。

就是这一捏。

秦立被迫退出入定状态。

"云大小姐!"秦立很不开心的白了她一眼。

云诗雨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抽回手,抱着剑器,撺掇道:"我感觉被耍了,树林怎么可能是经书,定是梅花居士敝帚自珍,故意糊弄我们。"

秦立扶着额头,耐心解释道:"这里有八百多树,其实是八百多剑,合在一块,就是十大杀招。"

"你若把树当作人。枝丫当作剑,就能反推出招式。再仔细感应寒风吹过梅花树,产生的涡流,那是劲力法门。两者一结合,就是《梅花剑经》!"

云诗雨听得一愣一愣的,侧过脑袋,仔细观察,的确有那么一点意思,可深入领悟,就感觉眼前一片乱麻。根本无从下手。

"你说的这么玄乎,悟出一些门道没有?"

秦立笑而不语,一指轻点。

指尖划过云诗雨脸颊。

啪!

一声细响。

云诗雨如遭雷击。

她感觉一股劲力穿透而入,震麻了半张脸。

"寒梅震雪!"云诗雨彻底震惊,她在闻香城见过这一招,震的秦立黄金拳头酥麻无力,强悍异常。

"喂!你是不是报刚才捏脸的仇,小心眼!"

云诗雨捂着脸颊生闷气。

秦立笑了笑。

茅屋中。

梅花居士双目一亮。

他提着酒葫芦,踉跄走出:

"小女娃,别打扰这个妖孽,仅仅三天就入门,要不了多久,便能悟出《寒梅剑经》。"

"至于你,都说了资质平常,能有如今成就,努力只是其一,更多的是父辈的蒙荫,虽然称得上天才,但和他一比,宛若云泥。"

这一番话。极为打击人。

云诗雨双手环抱,十分的不服气,但也只能服气。

她是亲眼看着秦立的崛起,从仙王一品到仙王三品。明明只是外道,修炼速度比正道还快。战力更是恐怖,越阶杀人轻松写意,和他混在一起,莫名挫败。

"你先去一旁等待,我很快就能顿悟。然后再传授你经文。"秦立安慰道。

云诗雨点头,不甘心的离开。

悟道继续。

秦立再一次入定。

在他的心灵世界中,树非树,花非花。

周围是八百多个梅花居士,一遍遍演练剑法。传授十大杀招,使人顿悟。

如果细分,悟道有三层。

第一层,剑之形,能通过梅树枝丫反推招式。

第二层,剑之劲,可以通过寒风涡流明悟要诀。

第三层,剑之根,要知道《梅花剑经》不仅仅是剑术,更是一门修炼功法,虽然只有仙王一至三品,但都是梅花居士一点点锤炼而来,价值极大。

秦立现在就是在倒推功法,通过万千梅花的绽放凋零,明悟其中轨迹。得出大量珍贵经验,与自身的炼体决相呼应着,完善了许多漏洞,彻底稳固仙王三品,开始向仙王四品展望。

茅屋之中。

云诗雨一脸无聊。

梅花居士依旧自顾自喝酒。

云诗雨支着下巴,突然说道:"前辈,你们外道好厉害,都能越阶杀人。"

梅花居士哈哈一笑:"并非外道强,而是你们正道修炼法门太弱了!"

"前辈,你喝糊涂了吧?"云诗雨一脸的不相信。

梅花居士解释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强大的功法容易走火入魔,不易走火入魔的功法不强大。前者孕育出勇猛精进的外道,后者诞生妥协弱小的正道。"

云诗雨感觉世界观都被颠覆了,他一直认为正道是完美的修炼大道,现在突然知晓真相,整个人风中凌乱。

突然!

"咳咳咳……"

梅花居士脸色一白,剧烈咳嗽不断,最后咳出一滩黑色的浓稠黑血。

"前辈,你怎么了!"云诗雨惊慌失措。

梅花居士喝了一口酒,缓和气息,笑道:"不打紧,老毛病了,喝几口酒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