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进入游戏中之我想回家 > 第7章
 
  下人带闫佑去客房期间,林管家向林小帆总汇了一下今日的情况,毕竟林小帆如今是林家的姑爷,事事都要知晓一些。

  半个时辰之后,林小帆才推门步入新房,刚进房,一阵迷眼的白烟吹来,林小帆立刻就晕倒过去……

  白烟渐渐散去。

  一个衣裳如火似焰的俊美青年,出现在烛火暧昧的喜房内,那红红彤彤的背景与那火焰般燃烧的火衣,衬得那苍白的皮肤非常妖异。

  闫佑嘴边挂着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得意浅笑,那狭长的眸子里幽静得可怕,他盯着地上昏迷的林小帆,轻轻的动了动双唇……

  “林大哥,今晚是你洞房花烛夜,好戏还是后头,你可不能这么早就睡了。”他稍微放缓放轻了声音,其中伴随着几丝轻笑,那悦耳的声音在夜色中荡漾。

  第二天清晨。

  府里上下一片太平,没有人感觉到异样,仆役和管家都在自己忙自己的事情,看到这种情景林小帆很头痛,他找到管家让其集合府里所有人,众人来到大堂看见神色凝重的新姑爷,便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得知林仙始终之后,众人又惊怕,又怕是妖怪捣乱。

  林小帆看了府里的人几圈,没有发现妖怪潜伏其中,便打消了内鬼的怀疑。

  那不是内鬼,又是谁呢?

  老管家发现他不太对劲,问了他很多次,他都始终都表示没事,老管家看到自家姑爷为了小姐神伤的样子都不忍心,管家让所有人在府里到四处找找看,毕竟林府还很大,没准小姐还没被绑走。

  “管家,有劳你去替我瞧瞧闫兄弟,若是他没起床就别惊扰到他,若是他醒了就请送早点到他房里。”林小帆不想因为自家的事情而打扰到客人,说完他又叫住老管家,“别把仙失踪的事告诉闫兄弟。”

  “姑爷你就放心老了,老夫明白。”

  管家离开了一会儿,就匆匆忙忙地跑回来:“姑爷,大事不好了,那闫家小兄弟没在房里,可别他将小姐给拐跑了。”

  “不会是闫兄弟,他不会绑走仙。”林小帆第一时间否决了老管家的猜测,他第一次见到闫佑时,闫佑被狐妖迷惑,而且闫佑身体很弱的样子,又不会防身之术,肯定不会是闫兄弟,若谁要说闫兄弟是妖怪,林小帆更加不会相信。

  就在林府陷入无端恐惧中时,一个小丫鬟风风火火从后院跑来,边跑还边喊着:“找到了!找到了!姑爷我找到人!”

  小丫鬟跑得上下不接下气,说话舌头一直在打结。

  “你别着急,慢慢说。”林小帆保持冷静,但可急坏了一旁的老管家。

  “小姐和闫公子被人弄晕了,扔在柴房……”

  老管家让小丫鬟别再说了,林小帆让人把林仙和闫佑送回房间,林小帆没有多做询问这次还算幸运,没有向上次那样被妖怪抓走,只是被扔在柴房,而且林仙和闫佑都没有怎么样,比起他昨晚的遭遇这两人还算庆幸。

  林仙醒来之后,受惊地扑在林小帆怀里哭泣,再烈的女人也会遇到害怕的事情,老虎精的事情给林仙留下的后遗症可不轻,林小帆安慰了自己的娘子之后,才去找闫佑,对于闫佑他报以万分的内疚,毕竟闫佑是在林府来做客,遇到这种事情他这个新主人,多少都要负起责任。

  当林小帆看到闫佑时,闫佑在房里休息,看到林小帆出现他才缓缓地坐起身,闫佑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知是否是受惊了,林小帆本能去扶闫佑,却摸到闫佑的手很冰凉。

  “闫兄弟,你没有受伤吧,昨晚你没有被怎么样吧?”林小帆看到闫佑的样子联想到自己昨晚的情况,他握紧了闫佑的手。

  “林大哥,我没事,我只记得昨晚我在房里睡觉,之后就不记得了……”闫佑缓缓地说着情况。

  “不记得就算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晚些我再送你回去。”林小帆感到很抱歉,而且最近妖怪很多,他也不放心让闫佑一个人回府。

  “林大哥,你对我真好。”

  闫佑浅笑着缓缓点头,那深邃的眼底,闪着不明的暗光。那到林小帆转身去替他倒茶,他嘴角挑起不明几丝不明暧昧笑意,此刻那笑容尽显妖异,与他之前预想的一样,这个叫林小帆的善良林小帆,还真是好骗……

  林小帆体贴的服闫佑喝完水之后,就让闫佑先好好休息,毕竟闫佑是客人,来到林府还发生这种事情,的确有点说不过去,所以他让闫佑好好休息,直到晚上在府里吃过晚饭之后,他才送闫佑回去,临走前他向管家交代了几句,让晚上任何来敲门都别开门,最近妖怪很多,不安全。

  回闫府的路上很冷清,路上基本无人行走,四周的店面全都打样收铺,夜晚的风很清冷,林小帆提着灯笼与闫佑并肩而行。

  两人走动的声音在在幽暗沉静的夜晚很清晰,两人简单聊了几句,林小帆为昨夜闫佑在林府遭绑的事情,向闫佑赔了不是,闫佑到是很大量没有计较此事,更加没有责怪林府的下人疏忽,为了让林小帆安心,他接受林小帆的赔礼。

  “林大哥,那你如今是否打算是虎门镇落地生根?还是打算将你妻子带回釜山?”闫佑静静地注视着林小帆温和朴实的容颜,林小帆这个林小帆说丑不丑,说俊美也谈不上,总之容貌就是普通,但是身体却是无上的美妙销魂。

  “我不打算回釜山,现下我与仙已经是夫妻,我打算留在虎门镇,先看看形势再说。”林小帆手里提着灯笼,一身素衣融合在黑幕这中。

  “若是林大哥留在虎门镇就最好,那我以后也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林小帆的体内有他需要的灵气,单单只吸收林小帆的灵气,他就可以提升好几年的功力,比起那些青云观的臭道士可是强太多,这么好的补品谁会轻易放过。

  有了林小帆,他就可以省去很多功夫,他就不用在外寻找猎物,不过偶尔出去寻找一下新鲜猎物,尝尝鲜那肯定是必要的……

  林小帆一点也没察觉到闫佑的变得越来越幽深的眼神,他正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在平安的将闫佑送回家后,两人在闫府喝了几杯,深夜林小帆才回到林府。

  自那之后,林小帆便就在虎门镇安家了,最为林府的姑爷,现在也算是林府唯一的男主人,他是把林府打理得很好,从内到外基本都是林小帆在负责,而林仙就平时在府就负责享乐,偶尔随夫君出门办些货,但两人有时回去郊外骑马踏青,小两口的成亲没多久,但日子过得还算和谐,只是两人的洞房花烛夜被人糟蹋了之后。

  林小帆也就没有机会和仙亲热,这对新婚夫妇来说有点奇怪,林仙暗示了很多次,林小帆其实心中明了林仙的想法,以免妻子误会自己嫌弃她,在老管家重新布置了新房之后,林小帆还是抱了林仙,这是他一次抱女人,他的“疼爱”显得笨拙又含蓄,林仙知道自己夫君为人正真不好意思,便自己主动迎合夫君。

  林府接二连三的出事,没过几日林仙就上山去拜佛,希望能够化解不顺心的事,林小帆在城里镖局雇了几个正派学武人士送林仙出城,到临城上山的寺庙去祈福,原本林小帆是打算亲自陪妻子去,可林府不能无人留守,林小帆便留下。

  妻子这一走大致要半个月,这段时间林小帆认真的想了想两个多月前无心跟他说的话,不出三月必有大劫……

  林小帆也不知“洞房花烛夜”那夜,究竟算不算是“劫”,但那夜的经历让林小帆开始认真思考无心话中的含义。

  三个月……

  如今仔细算来,还有半个月,才满三个月的期限。

  林小帆也不想管太多,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在经过半天的思考而最终毫无头绪之后,林小帆不再细想,一切顺其自然还比较好。

  翌日,天色微暗,星空黯沉,似有妖气弥漫。

  这夜,闫佑独自登门来访,邀请林小帆去喝酒,林小帆本想拒绝,又劝说闫佑夜晚妖魔众多,不宜在外流连,林小帆的劝说闫佑都点头接受,但还是执意邀请林小帆去喝酒,最终林小帆还是在闫佑礼貌的邀请下来到花街“揽星楼”。

  没错,这就是妓||院……

  当林小帆站在花红柳绿,莺声艳色的妓||院前,看着满街的拉客的暴露女子,以及形形色||色的嫖客们,林小帆有点为难地看向身旁容颜俊美的闫佑。

  林小帆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闫兄弟,可否换个地方喝酒?”他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尴尬与无奈。

  无论林小帆如何犹豫,林小帆是有原则的,他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到这种地方喝酒,他是有家室的人,不是那种随便在外面乱来的林小帆。

  “林大哥,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因其夜里城中的客栈和酒楼都已打样,花街饮酒也一样。”闫佑的嘴角挂着浅淡的笑意,墨色的双眸内那迷人的色泽,浓得化不开。

  “不了,闫兄弟,你也知我有家室,来此风月之地,对府上影响不好。”林小帆摇头欲走,他实在没办法光明正大的喝花酒,上次是因为救仙,而这次却并无非常原因。

  “林大哥你大可放心,我定了雅座,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闫佑拉住欲走的林小帆,他的声音很淡柔,声线很轻盈,非常的悦耳,竟让人难以拒绝。

  最终在闫佑的保证下,林小帆还是与他一起去了,二楼的雅座可以观望夜晚的城,比起楼下安静许多,闫佑知道林小帆喜欢安静,特意找了一间单独的隔间,只找了一位弹琴的琴娘,琴娘都是卖艺不卖身,这让林小帆放心许多。

  两人煮酒畅谈,夜晚的风有些凉,但阁楼上的清雅的琴声却仿佛驱散了寒意。

  “林大哥,最近天气凉了,你可要主要身体,否则嫂子回来我可不好向他交代。”

  “不打紧,我身体向来都很好,以前在釜山的时候常年如一……”林小帆回想起曾经的釜山的日子,但他停顿了一下,未在继续说下去。

  闫佑赞同地看向林小帆,并轻声的附和道:“林大哥的身体的确是很好。”他嘴角含着不着痕林浅笑,眼里的深意让人捉摸不透。

  林小帆只笑不语,并没有察觉到闫佑话中怀疑,他觉得和闫佑在一起很舒服,好久没有朋友相伴,让他眷顾这样的感觉,他漂泊了好多年,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在这虎门镇里闫佑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个朋友,所以林小帆也很看重这份感情。

  所以,他也不想听到谁说闫佑的不是,在林小帆心里根深蒂固的认为闫佑是好人!

  深夜时分。

  两人都喝了不少,今晚林小帆很高兴,因为闫佑提出两人结拜为兄弟,林小帆自小就无亲人,从小便缺乏亲情,如今闫佑提出想结拜,他心中为之波动,有暖意自他心中升起,这种温暖的亲切感从闫佑身上找到,林小帆点头答应。

  闫佑吩咐琴娘退下,琴娘离开之后,两人按照世间的风俗跪下,朦胧的月光照在两人的身上,清雅悠然散发着淡淡的光华。

  “从此我和林大哥要有福同享……”闫佑跪在地上,那幽静的眼眸毫无波澜,在朦胧的月光下亦是晶莹剔透。

  “有难同当。”林小帆自然的结果话尾,温柔的月光照在林小帆脸上,很是清雅柔和。

  接着。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在此我二人结为兄弟……”

  从这一刻开始,林小帆就多了一个结拜兄弟,真是好事成双,他才成亲不久,刚有了家室,又有兄弟,这让林小帆很高兴,他原本是就是重感情的人,如此一来对闫佑也就加倍的好。自那花街夜饮之后,闫佑隔三岔五的就会到林府找林小帆喝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