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进入游戏中之我想回家 > 第238章 时空失控了
 
  明天真的重新更新啊!

  濮蓝苍老的手慢慢抬起,向年轻的时候一样,摸了摸米多拉的头。

  两个老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面板上演绎的自己的年轻故事。

  “濮蓝,现在看我们自己的故事突然间觉得以前的自己好傻,就因为害怕外界的眼光,我就生生的躲了你八年,八年呢,人生又有多少个八年。”米多拉眼睛不眨的注视着蓝色面板。

  濮蓝沉默,也想起了那段心酸的过往。

  -------------------------------------

  “起风了,米多拉我们回去吧!回家之后再看。”

  濮蓝站起来,把手递给米多拉。

  南山公寓。

  “濮蓝,你说我是不是日子快到头了,最近总是睡不好,每次都是睡觉的时间很少,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晚上起夜的次数很多,晚上都要醒好几次。”

  “怎么会呢?你的身体很健康,我们昨天不是才上医院检查过吗?体检表上说你身体各项数据都很正常。”

  濮蓝安慰道。

  “可是,我以前也没有这样过。”米多拉疑问道。

  “可能是最近孙子要来吧,你比较兴奋。”濮蓝继续安抚米多拉。

  “可能是吧。”米多拉终于把悬挂着的心放到肚子里。

  -------------------------------------

  2070年4月中旬。

  南山公寓。

  米多拉带着眼镜比着纸上的数字,用手指一个一个的戳墙壁上的数字。

  “嘀、嘀、嘀”的声音响起。

  “喂,谁啊?”一个中年声音从墙壁内传出。

  “荀子,是我啊,你爹。我就是来问问,你们夫妻准备什么时候带着孙子回家?”米多拉期盼的声音传到墙壁另一边。

  “父亲,应该是这几天了,等忙完这一阵子,我们就回去。您要是太想你孙子,我们现在就可以把她送过去。反正我们现在也在忙,有时候还真的有点顾不上他。”中年男士的声音很是尊敬米多拉。

  “没事,你们先忙,要是不太方便也可以不回来。”米多拉带着眼镜注视着墙壁。

  “父亲,那行,今天下午我们就让家庭机器人把您孙子给你送到家。”中年男士温和的说。

  “好好好!”老爷子连连道好。

  米多拉放下纸条,慢慢的走到正在电脑旁的濮蓝。

  “濮蓝,今天我们的小孙子就会来了,儿子孝顺,知道我们想他们了,就把孙子送来了。”米多拉那苍老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笑容。

  濮蓝抚了抚眼镜框。

  一本正经的说道:“米多拉,你是想要那个熊孩子来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吗?这可不行。”

  濮蓝直接刷起来小孩子脾气。

  “房间这么大,就我们俩有点太冷清了,来个小孩子多好啊,热闹。”米多拉笑呵呵的说。

  “额。”

  如果米多拉说起其他的理由,濮蓝还能给搪塞过去,但单单是这个理由,濮蓝却无法忽视。

  米多拉看看家里,总觉得东西有点少,拿起手机直接在网上购物买了很多玩具。

  现在生活条件特别的好,在手机上上午下的单不到两个小时就会送到家门口,无论货物的始发地点是哪里。现在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家政机器人,行动力超强。

  下午,门铃响起。

  濮蓝透过蓝色的门发现外面的正是米多拉日思夜想的孙子,竟莫名的不想开门,就想把他关在门外算了。

  “濮蓝,你处在门口干嘛呢?我听见门铃响了,是不是我大孙子来了。”

  米多拉立马高高兴兴的自己推着轮椅准备开门。

  门外一个家政机器人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可爱的小男孩站在濮蓝他们夫妻俩门口,远远看去,一个庞大的机器人怀抱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莫名的给人一种我好欺负,快来欺负我的感觉。

  “哎呦,我的大孙子你可算了,你知不知到,爷爷都快想死你了。”米多拉着急的向家政机器人伸手。

  “我的大孙子,你可想死我喽,爷爷给你准备了很多玩具,都是你喜欢的,来爷爷带着你进屋看看。”

  “哎呦,爷爷的大孙子长大了,重了,爷爷都抱不动喽。”

  “爷爷,我下来走就行了,您年纪大了,要注意身体。”男孩带着点奶音,清脆的说。

  濮蓝在他们身后,听见小男孩这么说,心中渐渐安慰。心道,果然没白疼这个小兔崽子。

  “哎呦,大孙子知道疼爷爷咯。”米多拉费力的想把小男孩抱起来,未果。

  “不服老还真的不行,现在连我宝贝大孙子都抱不动了,唉。”

  小男孩脆生生的说:“爷爷,我可以自己走。”、

  家政机器人把小男孩放在柔软的毛毯上,小男孩迈着小短腿费力的的爬上米多拉为他准备的玩具房间。

  玩具房间在楼梯上方的一个小山上。

  小男孩一边攀爬一边回头。

  “爷爷,您你从电梯上来吧,我在上面等你。”

  小男孩攀爬,脸色通红,嫩嫩的,真萌,萌到了米多拉的心开上。

  “好好好。”三个好字,更是突出了米多拉的好心情。

  濮蓝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老伴的心情终于好点了。

  -------------------------------------

  热闹的日子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直到男孩的父母来接他,其中还闹出了不少的风波。

  2020年4月5日凌晨2点,小雨。

  清明节第二天。

  南山公墓山脚下。

  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人躺在湿润的灌木丛中,在他的身体躺着的地方还有一大滩血迹,正被小雨慢慢的冲洗掉,周围除了鸟儿啼叫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一切静悄悄的,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更别说被人发现了。

  -------------------------------------

  郊外别墅,即使是白天也依然是灯光通明。

  此时的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天上,而阳光顽皮的透过别墅窗口静悄悄的溜达到床上。

  在床上有一团隆起,一动不动。

  “玲玲铃”闹铃声从床边响起。

  只见一只苍白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

  睡眼朦胧。

  迷迷糊糊的看着闹铃上的是时间,床上的人猛地一惊。

  “我*,都快12点了。”

  一阵手忙脚乱。

  十分钟后,一位衣装整洁,外貌俊朗的男孩子从别墅走了出来。

  濮蓝,顶着大太阳走在羊肠小道上,面色红润,神采飞扬。

  濮蓝用手摸了摸额头,果然不烫了。

  心想,这退烧药可真是好用。

  “这么好的天气,真是适合找我的绿色团子,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濮蓝喃喃自语。

  濮蓝心情颇好的向第一次碰见绿色团子的小巷子走去。

  30分钟后。

  濮蓝在小巷子口果然看见绿色团子,此时的绿色团子似乎正准备路过。

  濮蓝一路小跑,边跑边说:“绿色团子,等等,等等我。”

  绿色团子是好像没有意识到濮蓝在叫他,继续向前走着。

  濮蓝这次充分的发挥自己大长腿的优势,不仅脚步跨的大,而且步频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终于,追上了。

  濮蓝气喘吁吁的说:“前面那个穿着绿色卫衣的男生,等……等一下。”

  “呼、呼、呼”濮蓝不断地喘着粗气,气息不稳。

  绿色团子果然停了下来。

  转过身,一脸呆萌的看着正在奔向自己的濮蓝。

  绿色团子抚了抚眼睛框,努力的睁大眼睛。

  “原来是濮蓝啊。”绿色团子看清人之后,发现正在奔着自己跑的人是濮蓝之后流露出高兴的笑容。

  “可……可……可算……追上你了。”濮蓝喘着粗气。

  “追上我?”

  “对啊。正是在追你,不然我跑那么快干吗?”濮蓝翻了个白眼。

  “追我?”绿色团子脸色古怪。

  濮蓝突然间意识到他说的这几句话有歧义,连忙改口。

  “不。不是,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濮蓝慌乱的摆着手。

  绿色团子见濮蓝手足无措的模样,忽然笑了。

  濮蓝看着眼前笑的纯粹的女孩,有点痴了。

  真的好久没有看见过这么纯粹的笑容了。

  “濮蓝,濮蓝,濮蓝。”绿色团子接连叫了好几个濮蓝的名字,才把濮蓝乱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哦、哦、哦。”

  濮蓝回过来神,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

  “你来了正好,我还在愁怎么找到你呢。”绿色团子不好意思的说。

  “找我?”濮蓝用手指着自己,模样很是吃惊。

  “嗯嗯,就是想要像你表达感谢。”

  “感谢?”

  “嗯嗯,就是上一次你说,如果再有人欺负我就报上你的名字。”

  “哦哦哦。”濮蓝又一次的摸摸自己的头。

  “这有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了。”濮蓝笑着说。

  幸好,幸好自己出手了,不然可就见不到怎么可爱的绿色团子。濮蓝在心里小声的哔哔。

  “你……”

  “你……”

  两人同时道,面面相觑,后又相识一笑。

  “你先说。”

  “你先说。”

  二人又是同时说。

  濮蓝摸摸头,憨笑道:“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总不能每次叫你都叫绿色团子吧!”

  你也知道,绿色团子不好听啊,那个女孩子会喜欢这个称呼的,团子,团子显得我很胖似的。米多拉暗道。

  “我的名字是米多拉,米是大米的米,多是许多的多,拉是拉人的拉。”

  “米多拉,米多拉,米多拉这个名字好听。”濮蓝连连叫了三声米多拉的名字。

  而后濮蓝厚着脸皮说:“那个,米多拉啊,我帮了你,那……那我们现在算不算上是朋友了。来加一下微信呗。”

  “微信?”

  “对啊,微信很简单的,点开微信界面的右上角,上面有一个扫一扫,你只要打开扫一扫就可以了,要不你扫扫我也行嘛?”

  “扣扣不行吗?”米多拉发出直击灵魂的一问。

  “额,这个当然可以了,只不过我不经常用扣扣,你是经常用?”

  “嗯,我不经常用微信,扣扣是我们班的联系方式,我们都是用的扣扣,我们很少用微信的。”米多拉一本正经的解释。

  “额,那……那我加你扣扣?”濮蓝又摸摸自己的头。

  “好。”米多拉丛书包中拿出手机。

  “额,有点尴尬,我手机里没有扣扣,要不我现在下一个?”濮蓝有点囧。

  “啊!”米多拉很是惊讶。

  “你手机中竟然没有扣扣?”米多拉的眼神有点怪异。

  仿佛手机上没有扣扣是一个罪大恶极之事。

  濮蓝额头上冒出冷汗。

  “我……不是……我现在就下载一个……我……”濮蓝手足无措,拿着手机找应用商城,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

  米多拉看见濮蓝慌乱的样子,笑了笑。

  “没事,要不我加你微信吧,下载扣扣之后,你还要更新软件,时间可能会比较久。”

  潜意思就是,你赶紧的,别浪费我时间。

  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米多拉。

  “好好好!”三个好字,暴露了濮蓝在米多拉面前的智商,真是蠢暴了,要是让濮蓝手下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大呼不可思议,更有甚者胆大的会拿起手机拍照,记录这一伟大时刻。

  一番纠缠,终于,濮蓝加上了米多拉的微信号。

  2020年,4月5日,中午。

  “那我走了,再说一次,恩人,谢谢你的那次出手。”米多拉双眼真诚的看着濮蓝。

  一个娃娃脸的可爱的女孩,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真是萌到心坎里了。

  濮蓝何时享受过这般的待遇,他手下的人大部分都是五大三粗的,哪有米多拉这么可爱爆棚。

  濮蓝的一颗少男心“扑通扑通”的乱跳。

  “嗯嗯嗯。”

  三个嗯字说的格外的重。

  “那我走了哦。”米多拉背着蓝色的书包向濮蓝挥手告别。

  “一路小心。回家之后记得给我联系啊。”嗓门格外的大,把树上栖息的鸟都惊飞了。

  濮蓝像个小傻子一样,双手胡乱的挥舞。

  直到米多拉的背影化作了一个点,慢慢的看不见,这才大发慈悲的放过了自己挥舞的手。

  在这个过程中,濮蓝笑的一脸的痴汉,模样甚是有点不忍惨睹。

  米多拉刚到家,手机就发出“叮”一声,米多拉拿起手机,开锁,打开软件。

  是濮蓝发来的信息。

  濮蓝:“你到家了吗?[疑问。png)]”

  这个人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吗?怎么我刚到家他就给我发信息。米多拉在暗暗吐槽。

  米多拉:“到家了。”

  濮蓝的头像是一只小泰迪的大头,看起来蠢萌蠢萌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