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进入游戏中之我想回家 > 第237章
 
  我们初遇的时刻,一定是我这辈子以来狼狈的时刻。

  ---------------米多拉

  2020年4月1日。

  天气晴朗,惠风和煦,此时距离清明节的到来还有3天。

  -------------------------------------

  濮蓝,口中叼着一根烟,脚步随着耳机里传来“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动感音乐,卡着拍子走在小巷里,他的双眼微微眯着,头跟着音乐节奏,点头晃脑。

  从远处看去,别有一番帅气,帅气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在巷子里。

  忽然,一团不断抖动的荧光绿吸引了他的注意。

  濮蓝缓缓的靠近,哦,原来这个绿色团子是个小屁孩啊,还是一个娃娃脸的小女孩。

  濮蓝并没有凑近看得意思,有些热闹看看就可以了,亲自下场,可就没……不过这个小女孩的模样确实很可爱。

  濮蓝眼中有光芒一闪而过。

  此时小女孩正被一群人围住,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好。

  濮蓝依偎在小巷墙壁,啧啧啧,看起来像是校园暴力,唉,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还真是可怜呢。可惜撂了,这么可爱的小脸蛋。

  但是濮蓝就只是叼着烟,静静的依偎着巷子的墙角,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嘿,小子,最近哥们几个手头上有点紧,借点现钱呗!”男人粗狂的声音濮蓝站的有点远都能听见,看见男人的声音有多大。

  这个男人左半边脸上紧紧的贴着一条疤痕,这个疤痕从嘴角上方一直到男人左半边脸的太阳穴边,他一说话脸上的那长长的疤痕随着说话人的不断抖动,就像是脸上多了一条灰灰的毛毛虫不停地在蠕动。

  不仅看着就是一副不好惹的模样,还有点吓人,如果要是胆子小的恐怕此时已经吓蒙了。

  濮蓝发觉墙角的角度不太好,于是转移场地,找到了一棵小垂柳,于是濮蓝依偎着这棵小巷内的一颗小垂柳,垂柳树被他压的有点弯曲。

  小子?这明明是一个小女孩,这帮人连男女都分不清吗?有意思,有意思。

  濮蓝在小巷这边思考着,而小女孩那边的小巷却有一场“暴力”即将来临。

  “小子,你说话啊,没听见我们老大的话吗?”一头黄毛的瘦弱的少年用手推了推绿色团子一下。

  绿色团子踉跄了一下,怯生生的看着周围不怀好意的人。

  绿色团子委屈的小声道:“我……没有……钱……”

  女生特有的甜美的声音传过来,带着三分甜甜的气息。

  濮蓝眼眸中闪过一道光,稍纵即逝。

  “怎么可能,你这一身都是名牌。你怎么可能没钱。”黄毛瞄了瞄绿色团子的着装,感到不可思议。

  绿色团子身体又抖了一下,似乎被吓到了。

  看来绿色团子的胆子很小啊,这么点声量,都能被吓到。

  濮蓝潋滟的眼光一直注视着绿色团子这边的动作。

  “我是真的没有现金,真的没有钱。”绿色团子的声音又小了一点,似乎又是被黄毛的扫描的眼神给吓到了。

  左半边脸上有疤痕的老大看了看绿色团子,示意手下的小弟们组团围住绿色团子。

  “管他呢,老二,去把这小子的书包拿过来,老三和老四去搜一搜这小子的身。”老大吊儿郎当的吩咐。

  混混的老大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却硬是想要装出这种玩世不恭的感觉,看着甚是违和。

  黄毛带着人靠近绿色团子,小巷子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两分钟后,一地的狼藉。

  老二把绿色团子书包里的东西全部都弄了出来,书包里的东西洒落一地。

  “老大,这个小子还真是没钱,书包里除了书就是书,其他的几乎没了?”黄毛对老大说。

  濮蓝看到这一幕不厚道的笑了,原来这个绿色团子还是一个精致得“猪猪男孩”呢,口袋里竟然还装满了卫生纸。

  濮蓝笑的无声,斑驳的阳光恰好落在濮蓝的眼角上,濮蓝一向邪魅的眼神竟然闪着点点的柔光。

  绿色团子衣衫不整,弓着腰,畏畏缩缩的站在角落,双手握紧,手背爆出青色的血管,低着头的眸子忽明忽暗。

  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动物,面对外界充满了警惕,但又反抗不了。

  老大走进绿色团子前,不屑的看着绿色团子。

  “原以为是一条大鱼,没想到内里却是个虚的。算了,今天算我们倒霉。”

  老大又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

  “走了,兄弟们,去找下一个。”

  老大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那些小弟们也一拥而去。

  “真-他-妈的倒霉,钱没有搞到,还让我们老大心里不快。”

  黄毛路过绿色团子的书包时,觉得晦气,狠狠的踢了一下书包,书包成抛物线的形式抛了好远。所幸的书包内什么也没有,不然以书包的重量,瘦弱的黄毛踢得踢不动,还是另外一说呢。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走完了,巷子里也恢复了寂静。

  绿色团子默默松开握紧的双手,整理整理东倒西歪的衣服,一点一点的把落在地上的书捡起来,又踉踉跄跄的抱着厚重的书找书包。

  一点一点的往书包里塞书本,眼泪不争气的落在地上,落地无声。

  从濮蓝视角看着绿色团子背影满是委屈。

  似乎这样对于女孩来说有点过了,濮蓝罕见的心软了。

  感觉耳机上的音乐并没有那么好听了,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想当年,如果不是那个人的话,或许,自己也会是绿色团子这般的境遇吧……

  这样一想,一时间,濮蓝依偎在小垂柳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似乎有点看不下去。

  濮蓝喃喃道:“这可不是我自己要去的,是身体看不过去,想要出去拯救弥足小女的。”

  “喂,那边的绿色团子。”

  绿色团子却丝毫不受影响。

  濮蓝又走了几步。

  “喂,穿着绿色衣服的那个,回个头呗。”

  濮蓝很是无奈,都说的这么清楚了,还是没有听见,哎哟喂,这个绿色团子唉。

  濮蓝又向前迈了几大步。

  “哎,蹲在地上向书包里塞书本的那个,扭过来头呗。”

  绿色团子似乎听见濮蓝的话,还真转了一下头,不过人家是拿散落在地上的书包挂件。

  “哎呦,我去,这个团子真是……还真是……算了。”

  濮蓝又再迈了几步,直到站在绿色团子身后。

  “喂,绿色团子,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小女孩家家的哭什么?”少年特有的声音在绿色团子旁边响起。

  “女孩们都是上天宠爱的小公主,哭了可就不好看了。”濮蓝敢说,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么柔和的语气说话。

  但出乎濮蓝的意料,因为接下来濮蓝就看见,绿色团子猛地一惊,差点摔倒。

  濮蓝不由自主的笑了,嘴里叼着的烟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绿色团子慌乱的环顾着四周。

  濮蓝看着前面的小女孩像个惊慌失措的小猫咪,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

  “别找了,我在你身后。”

  女孩身体突然一颤,好像是以为那帮小混混又回来了。

  濮蓝看见绿色团子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幸灾乐祸的又笑了。

  绿色团子听见笑声,慌忙的转过身去。

  首先引入女孩眼帘的是濮蓝的笑容,咧着嘴笑,像个小太阳似的,一点也不高冷,绿色团子愣住,僵直着身体,然后抓起书包一溜烟的跑了。

  濮蓝:“……”

  这是……自己多管闲事了,还是把女孩给吓跑了,不应该啊……

  濮蓝重新戴上耳机,照着原路返回,保持着进入小巷子的姿势慢慢消失在巷子里。

  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丝毫不违和。

  -------------------------------------

  第二天,相同的地点。

  濮蓝本是来试试运气的,看看能不能再碰到昨天的那个很有意思的绿色团子。

  但谁曾想濮蓝真的又碰到与昨天一般无二的事情,唯一不同的那就是这次围住绿色团子的人不是昨天的混混,而是另外的一伙人。

  濮蓝:“……”

  这一次难道是欧皇附体?管他呢,英雄救美事件再次发生,这是上天给的第二次选择,一定不能辜负。

  濮蓝没有上一次坐以待毙,直接冲出来,把围着绿色团子的人打了一顿。

  下手那叫个快、很、准。

  把这些人给揍得喊天哭地。

  这伙人气势汹汹的来,灰溜溜的走。

  “嗨,绿色团子,这一次你不会再跑了吧。”

  濮蓝打完架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就是稍微出了汗,有点粘粘的,不太舒服。

  绿色团子就这么瞪着她圆滚滚的眸子,呆呆的看着濮蓝。

  濮蓝看见面前娃娃脸的女孩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自己,脸颊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你……你……是在……在……叫我吗?”绿色团子声音小小的,低下头悄悄的用手擦擦脸上的眼泪。

  这反映,还真是看着就是好欺负的样子,怪不得那些小混混会盯上他,看着也太好欺负了吧。濮蓝心想。

  “别瞅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再叫你,还能再叫谁呢?莫不是这里除了我们还有第三个人?”濮蓝笑着说。

  就在这时小巷里突然刮来一阵凉风。

  濮蓝看见绿色团子身体打了个寒颤。

  哆哆嗦嗦的说:“你……你……可别……吓我,我……我……胆小。”

  濮蓝又被绿色团子的反应逗笑。

  濮蓝周围的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要是他的那些个朋友经历这种事情,那时候,倒霉的可就是那些小混混了。突然间遇见一个胆子比较小的,这种感觉令濮蓝还挺惊奇的。

  “我说绿色团子,你为什么不反抗?就这么任人欺负?”

  “我……我……不敢,我……成绩中等,老师也不太注意我,我也不敢告诉老师,我……我家人经常不在家,我也不敢告诉爸爸妈妈,他们太忙了。”

  “……”

  “你……”濮蓝抿了抿唇,接着又问:“类似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了?”

  “嗯……嗯……好多次了吧!我不敢……不敢说……我看见他们就害怕……我……”绿色团子情绪激动,声音断断续续。

  濮蓝轻轻的拍拍绿色团子的肩膀,以示安慰。

  见绿色团子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濮蓝一本正经的看着绿色团子说:“以后我罩着你,下一次,他们再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濮蓝,记住这个名字。下一次,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

  “濮蓝,濮蓝……”绿色团子把名字重复了好几遍。

  一会儿,二人相视一笑。

  濮蓝帮绿色团子整理好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

  “再见!”

  绿色团子挥手作别。

  “再见,要是再有人欺负你了,一定要报上我的名字啊。”濮蓝在后方大声说道。

  “好的,我一定会的。”

  濮蓝看着绿色团子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野中,哼着歌,大步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

  夜晚,郊区别墅,依旧是灯火通明。

  濮蓝躺在床上,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去,忘记问绿色团子的名字。”濮蓝拍了拍自己的头,一脸的懊恼。

  “算了,算了,明天碰见他的时候,再问他就好了。”

  濮蓝怎么会知道,他们的第二次见面竟然是那么个情况,彼此都将会很尴尬。

  夜渐渐深了,

  2070年4月5日,天气晴。

  南山公园。

  一对老人坐在公园内的长椅上相互依偎着,在他们面前有一个透明的蓝色面板,面板上面显示的两个年轻人,似乎是正在争执些什么。

  “濮蓝,你说我们年轻的时候怎么拧巴?明明相互喜欢却不愿说出来。”米多拉感慨道。

  “哪有,我可是对你的心日月可鉴,我那时候多次向你表白,但是你呢,却是丝毫不肯接受。”濮蓝一脸的委屈。

  米多拉赶紧转移话题,不然濮蓝会没完没了的说。

  米多拉指着面板上的人说:“这全息投影做的真是不错,直接还原了我们当年的模样。”

  “那可不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孩子做出来的?”濮蓝迅速改变脸色,改变成满脸的骄傲。

  “哎呦,说你胖你还真的喘上了?都是你的功劳好了吧!”米多拉小声呵呵。

  “哪有,那个小兔崽子是我们共同的功劳的,那当然也有你的一半功劳喽。”

  说完,濮蓝把米多拉肩膀上落下的树叶拿掉。

  “米多拉,你说,如果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发生那件事情该有多好啊?”濮蓝注视着蓝色面板上演绎的情景。

  “很多的兄弟都在那件事发生之后,消失,全息投影只能复制出他们的模样,如果他们还在就好了,没准我们还能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什么的。”

  “濮蓝,哪有那么多的如果,我还记得我们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如果当时你没有来帮我,可能我们也就不会有交集,我可能会有一辈子的心灵创伤,没有经历过校园暴力的人是不会明白的。”米多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