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进入游戏中之我想回家 > 第218章 崇尚人是自私论的道长
 
  最好的爱情,莫不是向我们这样相约到白头。------------------夜阑之语。

  --------------今天家中有事情,明天再替换章节-----------------------

  2070年,4月1日。

  落日黄昏,南山社区,二三两人散步,一副悠闲自得的情景。

  一对老人,满目的沧桑,稀疏的白发,衣装得体,二人一个坐在轮椅内,一个在轮椅后面推着。

  夜阑之慢悠悠的推着轮椅,行走在社区公园内,嘴里还不停的说些什么。

  “你说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还想学那些小年轻们,看什么爱情电影?咱们这把岁数了,你也不怕人笑话。”

  “不怕。老了,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就差个电影了。”星霖面无表情的说。

  “那啥,但我们也不能去看爱情电影啊,让隔壁的王老头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夜阑之满是皱纹的脸上出现一丝不情愿。

  “那就算你进去了,整场电影下来,全场就我们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你就不觉的臊的慌。”

  巴拉巴拉个没完……

  “到了!”

  夜阑之愣了愣,喃喃道:“这么快?”

  夜阑之又看了看电影院前来来往往的衣裳靓丽的年轻人们,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进去。

  “霖,商量个事呗!”夜阑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星霖打断。

  “不行,今天必须去。”这种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鉴定。

  “可是,这周围都是一些小年轻,我…们…去…像什么样子,这怪让人不好意思的。”声音越来越小。

  星霖转过头,没有说话,就只是注视着夜阑之。

  夜阑之被盯的全身都不自在,抓住轮椅的手紧了紧。

  夜阑之妥协:算了,就这样吧,依她、依她,她不就是仗着我宠着她,都宠一辈子了,也不差这一次。

  “去,去,去,我推着你去还不成吗?”

  “都依你,都依你,行了吧。”

  “赶紧把头转过去,自己年纪大了,身体还不好,不知道?快点把头扭过去,万一再受伤了,还不是我来照顾你这个糟老婆子!”

  夜阑之一边说着话,另一边腿上的动作不停,推着轮椅向着电影院走去。

  ……

  进场。

  夜阑之小心翼翼的扶着星霖下轮椅,两位老人相互搀扶小心翼翼的上台阶。

  夜阑之一向苍老的脸在电影院柔和的灯光的照射下竟年轻了许多,那脸上的皱纹也仿佛可爱了些许。

  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把轮椅放在一边,转过身看见在电影场相互搀扶的那一对老人,心中突然生出了羡慕。大约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吧!

  ……

  -------------------------------------

  落座。

  “快看,我们前方!”

  “快啊!”夜阑之座位后排的女孩,拉着男朋友兴奋的指着夜阑之和星霖。

  “你看他们感情真好啊!多美好啊!还一起看电影,多浪漫啊!你说,我老了之后,你会不会那样对我?”女孩话题一转,看向他的男朋友。

  女孩的男朋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瞅了一眼了前排相互依偎的老人,落座之后,二人的手还在紧握着,暗道糟糕,果不其然,女朋友抛出来个送命题。

  瞬间求生欲爆棚。

  “会的,会的,就算你以后老了。容颜不再,我也会对待你,向现在一样。”

  男生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的零食递给女孩嘴边。

  女孩张嘴咬住零食。含糊不清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心里美滋滋的。

  男孩看见女孩嘴角嗡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机智的对女孩说:“电影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女孩注意力被转移。

  男孩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电影要开始了,不然,小慧又会抛出无数的问题。

  ……

  大屏幕上正播放着男女主角因误会而闹分手。

  “阑之,你说我们年轻那会儿是不是也是这样?彼此不信任,差一点错过彼此?”

  星霖用手抚了抚镜框,注视着电影大屏幕,云淡风轻。

  夜阑之也注视着大屏幕,听见这话,求生欲爆棚,赶紧说:“哪有,你年轻那会儿,极度缺乏安全感,无论我对你怎样的好,你始终接纳我,我们哪一次分手不是你提出来的?”、

  唉,真是,老了也会想很多,女生啊,真是一种奇妙又美好的生物,女孩的心思不要猜,你是猜也猜不明白,尤其是七八十岁的女孩。

  星霖双眼注视着电影,而嘴角却微微上扬。

  两位老人又一次的安安静静的看电影,两人的手自做到座位上到现在始终握着,从未分开过。

  电影上的男女主角分手,各自承受着相思之苦,男主角忍不住晚上偷偷开着车在女主角上班的地方等着,就为了看女主角一面。

  电影上的男女主角分手,各自承受着相思之苦,男主角忍不住晚上偷偷开着车在女主角上班的地方等着,就为了看女主角一面。

  女主角下班乘坐公交车,男主角就默默开着车在公交车后面跟着,直到女主角下车。

  女主角回家,男主角看见女主角家中的灯亮了,坐在车里痴痴地望着女主角家的方向……

  夜阑之看到这,仿佛触及到心中的某个点,早已不再是清澈的目光透过电影看向遥远的回忆。

  “你每次要和我分手的时候,我就像这个男主角一样,默默的跟着你,在背地里给你解决了不少觊觎你的人。每天跟在你身后看你进研究院出研究院,那段时间你都瘦了不少。”

  “以至于后来,你想要减肥,开玩笑说,干脆我们两个分手算了,等我受下来我们再在一起。”

  “你不知道,你那时可心疼坏了。”

  星霖并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神偷偷的看了一眼夜阑之,见他神色并没有什么异样,应该就是感慨一下,又默默的把眼神放回电影上。

  夜阑之感觉到握着自己手的那个人紧了紧,安抚的用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拍拍二人紧紧握着的手,以示自己没事。

  两位老人又一次的安安静静的看电影,双手还是紧紧的握着,没有分开,不一样的是,二人握着的手的力度,好像比刚才又大了。

  2070年4月1日,天气晴。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选择,把你逼的紧紧的,这样你就没有时间注意到别的人。

  夜阑之。

  -------------------------------------

  电影结束,天已经黑了,落日的余晖也已经不在。

  电影院外。

  夜阑之站在电影院旁,注视着坐在轮椅上的星霖,爱人的模样早已不是年轻时的鲜活,她年轻时的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就像秋日的第一道霜。

  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还是用了儿子给的高科技产品,才保护的爱人头发没有那么快的脱落。

  爱人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的诉说岁月的沧桑。

  尽管爱人年华不在,但是我们情谊还在。

  能最后走在一起的人能有多少呢?珍惜身边人。

  夜阑之眯着眼睛,沉思,回过来神,又看着周围的车辆。

  “星霖啊,你是想做那种车?出租车,还是私家车?”、

  “私家车?”

  “我们的轮椅啊!就是我们自己的私家车。”夜阑之理所应当回答。

  “......”

  “私家车吧!锻炼身体。”

  夜阑之:“……”

  感情推轮椅的人不是你,坐着说话不腰疼。夜阑之心道。

  没办法,自己的伴侣自己都不宠,还想让谁去宠。

  宠、宠、宠、必须宠,就算哭着也要宠,谁让他是自己的呢。

  况且推轮椅可是一个技术活,不能推的太快,太快,不仅坐在轮椅上的人会感到不舒服,而且推轮椅的人的体力也会消耗的很大,万一还没有到家,推轮椅的人就没有力气了,那就糟糕透了;也不能推的太慢,太慢,不单单会引起坐轮椅的人的不满,还浪费时间,效率太差。

  所以推轮椅是一项技术活,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需要推轮椅的自己摸索,自己把握好度。这么一想,夜阑之突然觉得自己挺牛逼的,至少自己推了好几年的轮椅,而星霖从没有抱怨过。

  这样一想,果然好受了很多。

  夜阑之认命的握紧轮椅,慢慢的推着。

  走在两侧都是路灯的街道上,星霖突然的出声打断了夜阑之的胡思乱想。

  “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今天看电影吗?”

  “……这个……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是4月1日,我们的纪念日。”说起这个,夜阑之的语气颇有些不忿,继续道。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我本打算带你一起去看为你准备的礼物。”

  “礼物?”星霖疑惑道。

  “可不就是礼物。前一段时间,你不是一直念叨我们年轻的时候吗?我让儿子依照我们的模样做了一个全息影像,把我们的故事编写进去,以后你就能看真实版的我们了。”说起这夜阑之挺无奈的。

  “谁知道你早有规划了,去看电影,还是爱情电影。”夜阑之吐槽。

  夜阑之的回答,在星霖的预料之外。

  “正是因为今天是我们相遇的第一天的纪念日所以我们更要来看一场电影。整整50年了,我们在一起整整五十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我们就快要入土了。”星霖感慨的说。

  “老了就爱回忆以前发生的事情。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们年少的时候。我还记得,年少时,你有一段时间天天缠着我去看电影,那时的你就像是一个缠人精,我走到哪你就跟到哪,离开了一会儿,你就会给我发信息说你想我了。”老人眼中有点点的泪花。

  “也不知你从哪听说的,在情侣最腻歪的时候,最好带着彼此去电影院看一场爱情电影,这样情侣就不会分手。从那之后,你就天天缠着我,比以前缠的更紧了,变着法的想诱拐我去电影院看一场爱情电影。其实吧,我那会儿可烦你了。”星霖笑着说。

  夜阑之听到这,面容更加柔和。

  “对,我记得那时我可是费了好大一会儿工夫,但可惜的是,你最终还是没去。”夜阑之说的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你可知我为何不愿?”

  “这个我到现在记得很清楚,到最后你告诉我,在你们家乡有这么个说法,说是两个人去看电影,男的不能同伴一起去看爱情电影,女的不能同伴一起去看恐怖电影,否则两个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那时的我,当你是我心中的宝,朱砂痣,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想要和你一看电影这件事,那时我可是耿耿于怀好长一段时间呢。”夜阑之顿了顿继续说。

  “现在在看这件事,还是有点不能介怀。等等,嗯……我们今天来看电影不会…不会是为了圆我年少时候的梦吧!”夜阑之受宠若惊。

  两人之间,夜阑之一直都以为是自己在付出,也心甘情愿。

  年轻时,拐了星霖当了一辈子的伴侣,害的他白白遭受了很多白眼,要知道当年的星霖可是……

  “其实吧,我那时候是骗你的,我家乡没有那种说法,那时候,你准备了太多,我又抹不开面子,你也知道,年少时的我,太轴,爱钻牛角尖,也很在乎朋友,害怕朋友知道,会和我有间隔,我就…就…骗了你,那曾想,后来会出现那件事,早知道…早知道…我就和一起去了。”星霖罕见的向夜阑之低下了头。

  夜阑之沉默。

  “过去的事情,还说那些干啥。都过去了。”

  夜阑之拍拍星霖的肩膀,以示安慰。

  “年少时,谁还没有过疯狂的事?我夜阑之半生流离,离经叛道,幸运半生,但是在我看来最幸运的事,就是在2020年碰见了你,从此身边就多了一个人。”

  “年少轻狂,总是丢了一堆的选择题让你做,却不曾想人生的选择题除了A、B、C、D还有E、F、G呢。”夜阑之看向远方道。

  “如果当年我没有把你逼的那么紧,我们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夜阑之推轮椅的步伐慢慢的慢了下来。

  “哪有那么多如果。”星霖突然笑了。

  “唉,果然老了,就是老是说起年轻的时候,孩子们都让我说烦了,都不经常来了。”星霖笑着说。

  “走吧,回家!”

  夜阑之默默推着轮椅,向前走。

  两个老人的身影渐渐的化作一个点,最终消失在街道尽头。

  夜晚。

  夜阑之躺在床上,看着躺在身旁的人,在心里默默的说,若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恐怕也会选择把你逼的很紧,因为只有把你逼得紧紧的,你才不会注意到别人,你就只有我选择。

  轻轻的挪到星霖身边,把被子给他盖上。

  “都这么老了,这爱踢被子的毛病还是没有改,真是的。”

  夜阑之摇了摇头,搂着身边人慢慢的进入睡眠。

  夜还很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