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进入游戏中之我想回家 > 第186章 她母亲要为他纳妾 下
 
  茶茶会尽力!!!

  明天会尽早的替换!

  小仙女,小仙男们!

  等着吾!

  濮蓝自从遇见了米多拉,好像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往日的潇洒快意仿佛一去不复返,现在的濮蓝像一个刚坠入爱河的毛头小子,总是想各种理由去撩人家“小姑娘”。

  手下给濮蓝发信息都要等好久濮蓝才会回,现在濮蓝的事业被他自己托付给了他的好朋友江少寒。

  说起来这个江少寒也是一个人物,他常年冷着脸,散发着冷气,一天都很少说话,是帮内的兄弟们公认的不好相处,在江少寒刚进来帮的时候,相当于空降,差一点就把副帮主的位置给挤掉,幸好在所有兄弟的联-名-上-书,才没有让这件事的发生,相应的,兄弟们对江少寒的态度也充满了攻击性。

  但是吧,兄弟们也不再背后说他的坏话,只是经常做一些事,弄的江少寒下不来台,满身的狼狈。一个月后,当濮蓝再次进入帮内的时候,发现帮内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濮蓝诧异,问帮内的兄弟,但是兄弟们的嘴太严了,一个字都没有蹦出来。濮蓝当时的那个心啊,似猫挠的似的,千挠百抓,痒的很呢?但是濮蓝也不敢去问江少寒,没办法,江少寒太冷了就像一个大冰棍一样,冷死个人了,濮蓝怂啊,没敢去,这件事也成了濮蓝心中未解之谜之一。

  2020年4月8日上午6点,南山公墓山脚下。

  树下的尸体已经散发出恶臭的气味,吸引过来的不仅仅是人还有成群结伴的苍蝇,在尸体身边的周围暗红色的血液也早已经干涸,侵入地皮表面,4月4日的那场大雨不仅仅的冲洗掉死者现场的血迹,还有南山公墓山脚下的摄像头也早已经被人为的损坏。

  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围在散发着恶臭的尸体的区域内。

  黄色的警戒线拉的很长很长,把上南山公墓的唯一的一条道路给封锁了。

  一位眼神犀利的警官环绕周围,旁边一个穿着白色衣服带着金丝眼眶没有镜片的男士对着尸体拿着笔在本子上不停地动,似乎是在记着什么。

  “时间:4月8日被发现”

  “地点:南山公墓山脚下”

  “死者性别:未知”

  “死亡时间:未知”

  “死亡原因:未知”

  ……

  眼神犀利的警官扭头看着白色衣服的男士本子上记得内容,额头上显示着“……”的意思。

  “白法医,死亡时间,死者性别,这两个你怎么不写?”眼神犀利的警官无语的看着白法医。

  “我就是来个过场,我师兄说了,虽然我现在在实习期,但是最后我一定会留在局里的,让我放开干。”白法医理所应当。

  眼神犀利的警官:“我就是问一下……”

  “还有,我师兄说了,这种小案子不需要我过来,但是我觉得的吧,小小案子容易破,我还是过来看看,熟悉一下流程,万一有一天我师兄带着我去办大案子的时候,我还不至于给我师兄拖后腿。”白法医骄傲的说。

  好像自己来办个小案子来到这,是个很了不起的存在。

  眼神犀利的警官心里:mmp,我就是好奇一下,又没有问你那么多,你还哔哔没完了。

  “白警官,你刚才问我什么?死亡时间,死亡性别,我怎么没写对吧。”白法医终于回到正轨。

  白警官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想:他说了重点了,要不是白法医是……我才不会向他搭讪,白法医一看就是一个事精儿,惹不起惹不起。

  白警官连连点头。

  “这个啊,嗯,看在你是我本家姓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一般人还没有这种待遇呢。”白法医一副傲娇模样。

  白警官:……我……你是大爷你说了算。

  “死亡时间没写,是因为死者的死亡时间我不知道啊。”白法医把本子放在一边,一边理直气壮的说。

  白警官:……

  “死者性别没写,是因为我有洁癖,那尸体那么臭,会把我的手给染上气味的。”说到这的时候,白法医用手捂了捂鼻子好像真的沾染上了尸体的恶臭一样。

  白警官:……我……

  “再说了这不是有你们在吗。你们总是要把尸体运会警局的,到了警局之后,不就知道死者是男是女了。这么显眼的事你都不想不通?”白法医一副有你们一切大吉的模样狠狠刺-激了白警官。

  白警官:……最后一句就有点过分了,说事就说事人身攻击就不好了,再说了,都有我们了,那还要你干嘛?当摆设?要不是你有你师兄照着,你早就被判出局了,还在这洋洋得意。

  白警官这样想着不仅神游,这小子还别说长的还真是俊俏,要是白法医是个女的,那完全可以当警局的一朵花……

  白法医见白警官没有反应,用手在白警官眼前挥了挥,“白警官,白警官,你在想些什么呢?”

  白警官回过来神:“没事,在想案件的事。那白法医你先忙,我这边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

  白警官一说完走的飞快,似乎害怕白法医叫住他一样,不得不说,白警官还真的是想多了,人家白法医早在心里给他打上了“智商低”“没有眼力劲”“傻”的标签。

  白警官回到死者尸体旁边,蹲下来,仔细的观察死者。

  死者身上已经起了尸斑,白警官带上手套按了按尸体,尸斑并没有变色,说明死者死亡时间超过了32个小时。

  白警官又用手轻轻的薅了一把死者的干枯的头发,死者的头发很轻易的就脱落了,头皮也被裸-露了出来,死者头皮上有腐、、败的水泡,这样看来死者的死亡时间需要往后挪一挪,应该是48个小时之后。

  白警官又用手戳了戳死者的手臂,柔软,并没有出现僵化,一般人死后,70个小时之后身体僵化消失,但是现在死者周围空气潮湿,地面湿润,如果死者僵化消失,应该会超过72个小时,所以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4月5日左右,回去查查南山公墓山脚下附近的监控,应该会有所发现。

  白警官示意身边的警官,记录下来。

  白法医在另一边乱逛,不时地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好奇的不行。

  “原来案发现场是这样的啊,和我想象的有点不同唉。”白法医喃喃自语,声音轻和小,但不知道白警官的耳朵是何等的灵敏,就算是站在闹市中,一个轻微的书本翻页摩擦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白法医,你这是第一次来到现场。怪不得……”白警官在一边啧啧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法官双眉紧凑,斜着眼睛看着白警官。

  周围都是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本质工作,就只有这白法医像一个幽魂似的,到处游来游去,要是我自己手下的兵,早就把他训的哭爹喊娘了,果然,有背景就是不一样,来办案都这么儿戏,这可是一桩人命。

  白警官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说:“没什么意思,白法医您随意,您随意。”

  连尊称出来了,可见白警官语气有多么的嘲讽。

  可白法医就像个二傻子似的硬是听不出来白警官语气中隐藏的嘲讽,这也很正常,白法医从小就听惯了这种尊称,当然也就不觉的白警官这样称呼有什么不合适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