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进入游戏中之我想回家 > 第171章 他消瘦了
 
  晚上,繁华的京都人来人往,陈刚从外面买了一把昂贵的剑,喜滋滋的在客栈一楼欣赏着他的新剑。

  叶木槿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见陈刚拿着白色的手帕在为桌子上的剑洗浴。

  “新买的剑?”叶木槿坐在了陈刚的面前,看着陈刚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是对待一件宝物。

  “嗯嗯。”陈刚头也不抬的说道,他的注意力还在他手上的剑上。

  叶木槿仔细的观察陈刚手中的剑,只见这把剑从叶木槿的角度看过去,闪过了一道光,剑尖做的非常的薄,削铁如泥,而剑身大约有15厘米宽,80厘米长。

  或许是叶木槿的目光太过的炽热,陈刚不得已的抬起头,看着面前叶木槿一双流波转盼的凤泪眼,乌黑发亮的黑发,一时间呆了。

  这一次叶木槿穿着一袭浅玫红扣针绣松梅竹缎带花软缎和浅啡红竹节针垂胡袖通海缎比甲,穿了一件深宝兰蹙金细旃纱绣裙,下衣微微摆动竟是一件日光黄绒线丁娘子布水裙,身上是啡色露底缣素大氅。

  乌发绾成了芙蓉归云髻,耳上是浇铸独玉耳钉,云鬓别致更点缀着点翠鸡血石梳篦,白皙如青葱的手上戴着烧蓝梅花玉手链。

  腰间系着啡红色蝴蝶结子长穗五色网绦,轻挂着绣着寿星翁牵梅花鹿图样的荷包,一双绣玉兰花宝相花纹云头小靴

  叶木槿见陈刚长时间不说话,主动开口,“怎么了?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说完之后,叶木槿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朴素的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

  并没有发现脸上有什么的不妥之处,于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陈刚。

  陈刚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刚刚看到你的身上有一个小虫子,一不小心忘了提醒你了。”

  陈刚平静的面容下,隐藏这他的心虚。

  陈刚不自在的把眼睛移向别处,眼珠就是不向着叶木槿的方向看。

  “今天不去叶府了?”陈刚想了一个话题。

  “今天就在客栈内等着。”叶木槿笑着开口回答。

  为什么,陈刚这样想着也问了出来。

  叶木槿神秘一笑,不在言语。

  陈刚自己在猜测原因,忽然他想到了叶木槿交给他的那一封信,他这才恍然大悟。

  叶木槿和陈刚在客栈一楼说了一会儿的话,然后回到房间内,在临走之际,她对陈刚说:“一会儿要是有人过来找我,你就直接领着他来到我的房间内。”

  陈刚同意了。

  陈刚要了一盘猪头肉,配着两个素菜,一壶酒,在畅意的吃着喝着。

  不一会儿,客栈内进来了一群人,他们簇拥的那个人,脚步虚浮,面色苍白,透着病弱感,。

  只见那人身穿了件暗紫色方格朵花纹罗长袍,腰间系着瓷器蓝几何纹带,留着一丝不乱的长发,眉下是炯炯有神的虎目,身材挺拔,真是翩翩少年,就是一身的病弱感破坏了公子的美感。

  陈刚一抬眼看见之后,立马起身,走到了,苍白公子的面前。

  “请问公子是来找人的?”陈刚知道面前的人是一个富贵之人,他沉沉在在的开口,十分的诚恳。

  那贵公子先是抬眸打量了陈刚一番。

  只见陈刚身穿了件茶绿对鸟对兽双面锦锦袍,腰间系着巴黎绿连勾雷纹金缕带,留着长若流水的发丝,眉下是明眸皓齿的眸子,体型高大,真是武艺高强。

  给倪意蕴的感觉面前的男子是一个年轻气盛的之人,充满了朝气,活力。

  而面前的人有的那种生机正是倪意蕴所或缺的,而陈刚刚才眸子中闪过的那一丝的遗憾,也被倪意蕴看在了眼中。

  不由得倪意蕴生出一丝烦躁,对面前的陈刚生出了一个下意识的敌视。

  但是他面上却什么都没有显示出来,他温和的说:“正是,请问公子是?”

  陈刚听了倪意蕴温和的声音,只感觉面前的病公子,似乎脾气不错,想到这里,他也笑的更加的诚恳,更加的真挚,“我叫陈刚,是护送叶姑娘进入京都的人,叶姑娘在客栈内等着,你快快去吧,她在天字二号房。”

  倪意蕴对陈刚温和的一笑,道了谢,把身后的人全部都遣送到客栈的外面,自己独自一个人上了楼梯。

  “当当当”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叶木槿一听,就知道是她想要等着的人到了。

  她急忙的去开门,看门之后的一瞬间,她双眸泛红,情深默默的看着门前的瘦弱的倪意蕴,心疼之色溢于言表。

  倪意蕴看着门后的消瘦的妻子,他的眼眸中有湿湿的的液体涌在眼眶中,倪意蕴立马踏入房间,顺手关上门,把他心心念念的人抱在怀中。

  怀中的人的触感依然是原来的感觉,只不过更加的单薄。

  他想要细细的问,小娇妻这些月都去了哪里,为何突然的消失,他在来之前有千言万语,但是见到小娇妻面色憔悴的模样,却是什么都开不了口。

  他紧紧的叶木槿抱在怀中,他的心脏又重新焕发了活力,小娇妻回来了真好。

  他感觉自己遗失的,心中缺失的那一块补了回来,以后他又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两个人彼此相依,她抱着他瘦弱的腰,他环住她纤细的肩膀,紧紧依偎。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彼此,叶木槿牵着倪意蕴的手坐在了板凳上,另一只手为倪意蕴到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他之后,安安静静的看着倪意蕴。

  “你没有事情就好!”倪意蕴再也承受不住再一次的失去小娇妻的痛苦,这一次就几乎让他失去了半条命。

  叶木槿知道倪意蕴有很多的问题想要询问,但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消失的,又如何告诉倪意蕴一个子丑寅卯。

  “我...”叶木槿刚刚开口就被倪意蕴的手打断。

  倪意蕴把他的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外面。

  “外面没有人会注意这些,陈刚是一个好人,是他把我一路送到了京都,要不是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