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穿书七零女配有空间 > 第159章 大二暑假3
 
特号票果然很特别。

盛子越坐在最靠近火车头的车厢, 单人间,茶水、饭菜、水果专供,列车员笑脸相迎, 白天送上热毛巾、嘘寒问暖, 晚上贴心地调暗灯光、拉上窗帘。没有喧闹、拥挤, 这里仿佛自成国度。

盛子越在车上补了美美一觉, 下火车的时候完全没有往日的旅途疲惫感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空间里有一个红木博古架,这是盛子越专门搁置私人物品的地方。外公送的大马士革钢匕首、顾鞍送她的那把军用匕首各占一个格架, 安静地躺在刀鞘之中。

现在这个私人物品区又多了一个小背包,顾鞍送给她的装零食的专用背包。时间仿佛静止一般,空间里存放着她从五岁来到这个世界的所有珍藏。

回到家中的盛子越被家人的温情所包裹, 自在而舒适。

八月盛夏, 湘子江边私房的小院子花树缤纷, 粉紫的木槿开得一树一树,灿烂芳华,墙角的茉莉、月季悄悄开放,香气四溢。

竹篱笆上的牵牛花藤与金银花藤缠绕在一起,绿意盎然。再上鸡鸣犬吠、稻田麦穗金黄, 这样的田园风光让盛子越很快乐。

在乡下长大的孩子, 只要看到一小畦菜地都会兴奋, 何况是这样美丽的县城中留存的乡村风貌?

夕阳西下, 盛子越站在篱笆旁, 顾不得地面蒸腾的热气,端着碗姜盐茶远眺稻田,叹了一口气:“住在这样的地方,真好啊。”

陆桂枝拿了把大蒲扇, 走到她身边扇风,笑得眉眼弯弯:“让你天天住这里能行?不嫌没意思?”

盛子越道:“天天住,也不是不可以。等我老了以后就住这儿。”

陆桂枝好不容易见到大女儿,自然看她哪里都顺眼,笑眯眯地打趣道:“等你老了,那还得好久好久呢,谁知道你嫁到了哪里。”

一说到这个,盛子越一口饮尽碗中茶,抱住母亲的胳膊撒着娇:“妈,我就住这儿陪着你,哪里也不去。”

陆桂枝一条胳膊被她抱住,心里美滋滋的。她腾出另一只手将她环抱,抚了抚女儿乌黑发亮的辫子,眼中露出几分不舍:“姑娘大了,没办法啊。妈都好久没见到你了。”

陆桂枝穿着的确良衬衫在晾晒时沾染了阵阵阳光气息,依偎在母亲怀中的盛子越闭上眼睛,这股萦绕着母亲身上的气味很好闻,让盛子越觉得安心。

“越越啊~”陆桂枝声音温柔而亲切。

“嗯。”盛子越懒洋洋地回应了一声。

“你已经十八岁,是大姑娘了。”

盛子越很享受这一刻温馨,没有吭声。大姑娘怎么了?只要在妈妈怀里,我就是个宝宝。

“大学里找对象好,学生单纯、不功利。你们学校里有没有好男孩?如果你喜欢,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好不好?”

在陆桂枝心目里,我家姑娘这么优秀,岂能没有人喜欢?关键还是得盛子越动心思。所以,得从姑娘这里入手。

盛子越第一次听到母亲和她谈找对象,扑哧一笑:“我们学校吗?没有啊,我没有喜欢的。”

陆桂枝有点着急:“京都大学那么大,能考进去的都是人中龙凤,未必连一个中意的都寻不出来?”

盛子越将脑袋往母亲怀里拱了拱,像只小奶猫一样哼唧了几声:“怎么办?你家姑娘能文能武,一般人看不上呀。”

陆桂枝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先前培养孩子的时候,巴不得她越优秀越好,但现在到了找对象的时候,却发现看谁都不中意,这就头痛了。

“唉,不急不急,慢慢寻摸。缘分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

说完这一句,陆桂枝想起一件事,正色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虽说妈妈你已经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但还是得谨慎。千万不要一陷入爱情就什么都不管不顾,恨不得奉献所有。”

盛子越嘻嘻一笑:“知道知道,外婆教过我咧。第一要身体好,第二要人品好,第三要性格好。”

陆桂枝脸上露出欣慰之色,连连点头:“你外婆说得对。除了这三条,妈妈再补充一点,如果是结婚对象,一定要考察一下他的家庭。古人说门当户对,最好是家庭条件相当的人家,这样嫁进去才容易习惯。”

盛子越一听这话就感受头疼,眉毛拧成了一条线:“妈,现在都新社会了,哪还有什么嫁进夫家一说?”

陆桂枝沉吟片刻,未语先叹气:“唉……姑娘啊,你看看你大舅、小姨,婚后处的不只是两个人,还有两家的父母、兄弟姐妹。虽说现在不讲究什么嫁鸡随鸡,但到底还是结两姓之好,对方的父母、家庭很重要咧。”

“哦!”盛子越点了点头,“好吧,可是这样认识一个人不够,还得查清楚他所有社会关系,真的很麻烦!”

陆桂枝摸了摸姑娘的头顶:“是啊,所以说结婚大事需要谨慎。”

盛子越向来清冷,不愿与陌生人交往。一听说谈个恋爱这么麻烦,放开母亲的胳膊说:“算了,那我不结婚,先忙事业吧。”

陆桂枝笑了起来:“孩子话!好了好了,这外面西晒热得很,进屋吹电扇吧。”

母女俩刚进屋喝了口凉茶,盛同裕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是汗。

陆桂枝忙打来热水让他洗脸,问道:“暑假了还要忙什么?高考成绩都来了?”

盛同裕一边洗脸一边点头应了一声:“来了。”

“这回刘景秀家的儿子考得怎么样?”

“考上了!”

听到这番对话,盛子越插了一句嘴:“唐暄?他不是去年高考吗?”她在学校忙得很,高中同学寄来的信只偶尔回几封,渐渐来往得也少了。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去年唐暄高考之前还经常给她写信,但之后就突然没有消息。她原本以为唐暄肯定有了更好的选择,没太在意。可是听爸妈这话的意思,唐暄竟然高考失利,这次复读了?

盛同裕擦干脸上的汗水,戴上眼镜,看着自家女儿:“唐暄倔得很,非要考京都大学。去年差了几分,被江城大学录取,他不肯去,刘景秀又哭又闹也没有用。这不,复读再考,这回考上了。”

盛子越张大了嘴:“啊……原来是这样。”

陆桂枝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

外面都在传说唐暄心里只有盛子越,为了追寻她的脚步誓要考上京都大学,怎么唐暄复读这么大的事她都不知道?

盛子越奇怪地反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刚进大学的时候,他给我写信我没有回。大一暑假的时候我一直在仙灵县,没回来。再说,也没人跟我说呀。”

陆桂枝与盛同裕交换了一个眼色。

唐暄喜欢盛子越不是秘密,少年心事瞒都瞒不住。盛同裕虽说不讨厌唐暄,但只要一想到他母亲是刘景秀,心里就觉得膈应,自然懒得在盛子越面前说起他的情况。

盛同裕问:“他经常给你写信吗?”

盛子越耸耸肩:“大一的时候经常写,但我那个时候在师父那里学画画呢,没收着,也没回。大二的时候他就没再写,我还以为他早就读大学了呢。”

盛同裕将手中毛巾递给陆桂枝,坐在靠背椅上歇凉,小心翼翼地问女儿:“唐暄非要考京都大学,这事你怎么看?”

盛子越毫不在意:“很好啊,多个校友。”

盛同裕看女儿这模样,似乎对唐暄没什么念头,稍稍放心了些。

他坐在椅中,嘴角向下耷拉着,显然不太高兴。怎么搞的!喜欢女儿的男孩子自己都不满意!唐暄吧,父母品性不好;陆高荣吧,母亲是陆家坪出了名的厉害角色。

真难呐……

盛子楚暑假与姐姐完美错过,她跟着钱金凤出国拍电影去了。

甘敏学写了一个电影剧本,名为《凤还巢》,讲的是旧中国梨园世家两姐妹流落海外,历经艰辛在唐人街开戏院,虽然红极一时,却一直想念国内亲人,最后重返家园培养无数梨园新秀的故事。

这个剧本被著名导演陈石看中,准备搬上银幕。而且一眼就看中了貌美如花的盛子楚、风韵犹存的钱金凤。让她俩在剧中分别扮演女主少年、中年。

盛子楚本就爱热闹,这次跟随整个剧组前往m国唐人街拍戏,对她而言是破天荒头一遭,哪有不跟着去的道理?

妹妹不在家,盛子越陪了父母几天,接到陆家坪的报喜:陆蕊考上了京都大学。终于等到前世这个剧情,盛子越看着主动送上门的杨石虎微笑不语。

杨石虎拿了张烫金的请帖,笑眯眯地说:“请你们全家到我姐夫家吃饭,这可是陆家头一个啊!”

陆桂枝接过请帖:“星华不是也考到了京都?”

杨石虎说:“那能一样吗?这可是全国最牛逼的京都大学!蕊蕊真是争气啊,我这个做舅舅的也脸上有光啊~”

陆桂枝还想说什么,被盛子越扯了扯衣角,只得住了嘴,道:“行吧,这是喜事,该庆贺。”

等着那个一脸猥琐的杨石虎离开,陆桂枝“切!”了一声,看着请帖说:“京都大学很厉害吗?我家姑娘随随便便就考上了。”

盛同裕笑了,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胳膊:“好了,做人要低调。陆蕊能够在那个家庭里努力读书,一举考上京都大学也算不错。杨石虎说她是陆家第一个,也不算错,盛子越姓盛的嘛。”

陆桂枝气鼓鼓地说:“就是你们说低调、低调,搞得他们都以为越越读了个野鸡大学。”

“哈哈哈哈……”盛子越实在没有绷住,笑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