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雄伟小说网 > 文清一徐曦 > 第288章 过去
 
“大家快吃饭吧。”徐曦适时的开口,他尝了尝其中一盘西湖醋鱼,赞叹道:“不错不知道厨师是怎么做出来这个味道的。”

“我不管你在外面是什么身份,回到家你就是我的女儿,以后绝对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担心死我了。”文母望着文清一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她早就发觉出自己这个女儿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女孩。

“文氏之前一直被打压着无法翻身,这次的合同比过去多出来三倍,再加上清儿的真实身份明天公开,网上的那些谣言应该会不攻而破,不用担心。”

陆予白伸了个懒腰,没注意到文钰的眼神,吃饭就好好吃饭,乱动个什么劲儿。

“妈,我一会儿有些事情想要问问您。”文清一低头看着碗里小山堆一样的饭菜,开口说道。

其乐融融的吃完饭,徐曦被文毓和陆予白拽到地下篮球场去打球,文钰和文父正在汇报今天的公司详情。

卧室。

文母穿着浅粉色真丝睡袍,如墨的长发用珍珠夹子盘起,她我在卧室的灰色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金色液体的香槟。

印象中的母亲很少喝酒,如今被酒色晕染,脸蛋微醺发红,哪怕是经过几十年的岁月蹉跎,也遮不住这位母亲年轻时是个绝世美人儿的底子。

“你来了。”听到开门的声音,文母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她的眼底略微泛红,大概是想到了曾经,眸子里都是遗憾。

“妈。”文清一在她的对面坐下,桌子上早就摆好了各色干果点心,势要促漆长谈的模样。

深棕色的窗帘遮住了窗外的倾盆大雨,房间内只开了两盏流光溢彩贝壳灯。

看来文母是知道她想问什么了。

“你想知道妈妈跟林米娜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对吧?”文母嘴角酿着淡淡的笑意,眼睛却不如以往透亮,布上了一层轻纱一样的晦暗。#@$&

“对,你能不能告诉我?”

“可以。不过这件事情讲起来可能要复杂一些。”他们这一代人的恩怨,文母其实是想烂在肚子里的,只可惜,还是牵扯到了他们这些孩子,事到如今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不想在隐瞒下去了。

文母长叹了一口气,抿完了最后一口酒。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思绪仿佛在这一瞬间随着头顶散发的微光飘向从前。

二十年前。%&(&

林米娜,文母,徐曦的母亲,还有白冰的母亲。

她们四个当年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漂亮,聪明,多才多艺。

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凑在一起,上课下课,吃饭逛街,这份珍贵的友谊一直到徐曦的父亲从国外转学回来。

林米娜和徐母当时正在为学校晚会准备黑天鹅的表演,林米娜的黑天鹅栩栩如生,优雅矜贵,在蓝色的灯光下翩翩起舞,姿态中散发着骨子里的高贵,捕获了学校一半男生的芳心,包括徐父。

郎才女貌,好不般配,只可惜林家家道中落,家族联姻被取消,他们不得不被迫分开。

徐氏在京中是大户,很快就为儿子选了新的大户千金,没错就是那场表演里的白天鹅,徐母。

徐母跟林米娜再三\/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插手二人之间的关系,一定会跟家里人挑明绝不进徐家的大门。

“其实,我能看出来,徐父玉树临风,徐母情窦初开对他还是有那么一些小女孩的心思的,只不过是碍于跟林米娜的友谊选择了退让。”

文母说到这儿长叹了一口气,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下,她的脸颊更红了。

“妈,别喝了。”文清一想要夺过她手中的酒杯却被挡住了,“不喝点儿心里难受,别拦着妈妈。”

文清一看着母亲,额前的几缕碎发落在两侧,似乎有那么几秒钟回到了少女时期,她忍不住轻轻问道:“后来呢?”

“后来……”文母眼底都是遗憾。

学校宿舍因为她们隔壁的违禁品突然点燃,连带着他们宿舍陷入一片火海。

等发现的时候或是已经控制不住了,大半个女宿舍的人疯狂往外逃。

好巧不巧,徐母那天因为拒婚被家里人关在家中,林米娜在逃跑的过程中从楼梯上摔下来扭到了脚,她们也是慌了神,愣是几次没有将林米娜扶起来,学校的楼层在那个时候已经开始坍塌,巨型火团掉落,尖叫声和呼救声响成一片。

眼看着浓烟滚滚火势逼近,白母冲过去找了一床棉被铺满了水该在林米娜的身上,本来想扶着她起来继续跑,谁知道被身后冲过来的人群给挤散了。

她们晕头转向硬是被文父和白父拽出来的。

“娜娜还在里面!!娜娜还在里面,快进去救人,快进去救人!”

白母紧紧抓住了白父的衣袖,热浪扑面,宿舍门口的出口已经坍塌,熊熊大火点燃了整栋宿舍楼,消防车的鸣笛响彻耳际。

闻讯赶来的徐父和徐母到现场的时候消防员正在尝试着冲\/进去救人。

“娜娜”徐父几次想要冲\/进去都被徐母给拦了下来,“你不要命了!”

话音未落,整座大楼坍塌成一片废墟,连尸体都没找到。

徐父痛哭流涕意识消沉了好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按照家里的意思,结婚了。

“只是结婚以后,他们两个过的并不幸福,连最起码的相敬如宾都做不到,徐父埋怨她当初阻拦自己扑进去救火,徐母因为这件事情受了打击,生了徐曦后月子也没有做好,后来我们就发现她好像变的不太正常了。”

不太正常……

文清一想到了以后一次见到徐母是那双如深潭寂静的眼睛,虽然没有任何生机,却绝对不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有的眼神。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突然转了性子。

“不知道林米娜最后究竟是怎么逃出来的,可是清儿,我怎么都没想到,她那个时候竟然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当初林米娜质问自己时那双猩红的双眼就在她的脑海里,一切的解释在时隔多年以后都听起来那么苍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